30年代的法国诗意现实主义,继承了20年代先锋主义电影运动中的创新精神和实验精神。优秀的法国电影艺术家们,以充沛的精力,接受了电影声音的挑战。他们并没有完全背离视觉的表现力,而是有意地避免默片那种只能在画面上作戏的方式,并富于想象力地去创造着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他们在影片中,往往以诗意的对话引人人胜的视觉影象透彻的社会分析复杂的虚构结构丰富多彩的哲理暗示,以及机智与魅力[……]

继续阅读

作者:沙皮狗

“他告诉我的第一个画面,是1965年在冰岛一条路上的三个小孩……他写道:’我会将它单独放在影片开头,和很长一段的黑画面一起。如果他们没能从影片看到快乐,至少他们能看见黑暗。’”

熟悉克里斯·马克的影迷,一定忘不了上面这段《日月无光》(Sunless, 1983)的开场白。它值得你仔细听上百遍,因为它代表着一种几乎能够以克里斯·马克命名的电影类型——信件电影(Letter Fil[……]

继续阅读

過去許多在此地說過話的人,總是讚美我們在葬禮將完時發表演說的這種制度.在他們看來,對於陣亡將士發表演說似乎是對陣亡戰士一種光榮的表示。這一點,我不同意。我認為,這些在行動中表現自己勇敢的人,他們的行動就充分宣布了他們的光榮了,正如你們剛才從這次國葬典禮中所看見的一樣。我們相信,這許多人的勇敢和英雄氣概毫不因為一個人對他們說好或說歹而有所變更。

首先我要說到我們的祖先們。因為在這樣的典禮上,回[……]

继续阅读

文 | 吳牧青

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的《24格》。圖│金馬影展 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的《24格》。圖│金馬影展[/caption]

在2017金馬影展,延續著前一年紀念甫辭世的伊朗導演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特別放映單元,再接映了他的拍攝搭檔薩麻第安(Seifollah Samadian)的紀錄片《與阿巴斯的76分15秒》(76 Minutes and 15 Seconds with Abbas Kiarostami)、阿巴斯最後一部短片《帶我回家》(Take Me Home)及長片《24格》(24 Frames),可以說圓滿了台灣影迷與視覺藝術愛好者,得以完整觀看這位導演崢嶸於影壇最後的創作足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