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书是一本哲学书,但贝尔纳·斯蒂格勒分析的问题很实际,正是我们当下所切实面临的:独特性正在消失——“我”正在消失。

你是否注意到,周围人每日所说的话越来越像,我们发着相同的表情包,三句不离流行梗,每日交谈如同广告语,不是种草这个就是种草那个。每个人都如同广告传声筒,属于自己的语言,属于自己的记忆则越来越少。因此斯蒂格勒说,这是市场营销霸权的年代。
我特地摘出其中最直白也很易懂的片段和观点,以飨读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