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洪尚秀(Hong Sang-soo)电影的氛围,就不得不提到和他合作长达十多年的御用配乐师郑容真(Yong-jin Jeong)。在首尔短暂停留的期间,我们希望同时能见到这两位。我们知道两年来,洪尚秀的作品和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拍完《这时对,那时错》(Un jour avec, un jour sans,2015)之后,两位老友便再无合作。于是,在一个美好的冬季午后,我们分别见到了洪尚秀和郑容真,巧合的是,两个地址恰好是他们二人的“庇护区”,一个在北村韩屋村(Bukcho,注1)高地上的一家茶馆,是洪尚秀最爱去的;另一个则是几步之外的仁寺洞(注2),那里的小巷曾多次出现在洪尚秀的电影里。[……]

继续阅读

|译者前言|

洪尚秀作品具有极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并不只是在一味重复自己,而是已经成为将重复变为电影和人类学结构的专家。他的作品已经连续三年入围《电影手册》十佳名单,今年的新作《这时对那时错》在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一举夺得金豹奖。网上已经有了本片的中文字幕,相信很多影迷已经观看了这部作品。

Cinema Scope的这篇文章帮我们梳理了洪尚秀的创作风格,尤其是后边的Q&A访谈有料好玩[……]

继续阅读

“《北村方向》去年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今年,洪尚秀又把新片《在外国》带来第65届戛纳电影节参赛了,他的下一部作品已经杀青,7月就能完成制作。低成本、高产量,洪尚秀的工作效率像一个谜,在接受专访时,他呵呵一笑,“我不是那种脑子同时能有好几个拍摄想法的人”。因为伊莎贝尔·于佩尔的加入,他的电影有了大量的英文对白,但对他来说,除了早上得多写一个小时的剧本,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随意:“我大[……]

继续阅读

 

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

我从中学第二年开始喝酒,大概十五、六岁,那时身边的同学大概百分之十都已经开始喝酒。从一开始,我就喝得很凶。从喝烧酒开始,就是出现在我电影中的那种绿色的瓶子的酒。我的朋友都有不同的家庭问题,因此几乎每天下课后,我们就一起去我家喝酒。每天晚上,也有四五个朋友拿着课本到我家借宿。那时候我们真的喝得很多。

你的父母知道吗?

我的父母离婚了,我和母亲住在一起。她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