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几年前在电影节上偶然听来得一个笑话,一个对另一个人说:“你懂的,看一部西奥·安哲罗普洛斯(Theodoros Angelopoulos)的电影,开始时你看表是6:00整,三小时后电影结束,你再看表是6:05分”。这虽只是谈笑,但若细想,此番嘲讽又有微妙的妥贴之处:安哲的确精于“锻造”那样一类电影--“时间感”和“历史感”完美停滞的电影。

安哲罗普洛斯的段落镜头编排是无可挑剔的:摄影机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