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恒的年轻人为在这个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而奋斗,并有机会使它比他发现时的更好一点。在搬到边缘地区后,他又把自己变成了局外人,像局外人一样生活、工作和挣扎。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为自己的崛起而奋斗,甚至是从他已攀登的电影史高峰之上。[……]

继续阅读

在我看来,了解戈达尔作品的原始来源,对于“解开”电影和视频的作用,就像阅读一本有大量脚注的《荒原》一样。这就是说,我不认为这一篇注释会提供答案——如果它提供了答案,那么什么是这些答案的问题呢?但希望能让我们对戈达尔在摘录一段文字、摘录几行文字——也许对它们做一些轻幅或巨大的改变——并将它们与其他文字、电影片段或音乐放在一起的蒙太奇中时有更深刻的赞许和理解。[……]

继续阅读

关于导演让-吕克·戈达尔和安娜·卡里娜的纪录片。1960年,让-吕克·戈达尔第一次拍摄安娜·卡里娜,并坠入爱河。他的电影从此发生了变化。从《小兵》到《狂人皮埃罗》,再到《女人就是女人》、《随心所欲》和《阿尔法城》,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在五年的时间里,戈达尔和卡琳娜如何有意识地将电影和私人生活结合在一起,并不断地拍摄 “真实生活 “和 “电影生活 “的意愿。[……]

继续阅读

弗里茨·朗为德国电影巨匠,戈达尔邀请他在1963年的“大制作”《轻蔑》中饰演一角。年轻的戈达尔与弗里茨·朗得以产生了这次对话,交流电影。[……]

继续阅读

戈达尔在电视节目Dick Cavettt脱口秀上接受访谈,谈他重返电影后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各自逃生》。戈达尔称这是他的第二部处女作,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电影。[……]

继续阅读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选一个最重要的电影导演,那必然是戈达尔。法国电影资料馆前馆长朗格卢瓦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电影,一种是戈达尔之前,一种是戈达尔之后。”这种称赞绝不过誉,也并非是一种夸张的修辞,他来自法国新浪潮,启发了世界上大部分艺术家,包括坂本龙一、贝拉·塔尔、安哲·罗普洛斯、香特尔·阿克曼、贝托鲁奇、王家卫等等……他如鲍勃·迪伦、披头士等艺术家一样,影响着一代又一代。戈达尔一辈子作品诸多,我挑选出戈达尔整个生命中我认为最重要的23部作品,帮助大家从头了解他一生的变化。我们这些后生,可以停下匆忙的脚步,花一点时间,和他再次一起走过那个激情、荒诞、忧伤的二十世纪,然后继续前行。[……]

继续阅读

2020年疫情期间,戈达尔这位神秘的电影人第一次在Instagram开直播和大家交流,其实当时在线人数也只有三四千人,这位世界级的电影大师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种语言的问候。戈达尔在瓦尔达2019年的纪录片《脸庞,村庄》中给瓦尔达开了个“糟糕”的玩笑,拒绝露面,一度保持他的神秘。然而在瓦尔达去世后,或许是受到了触动,又或许是戈达尔对自己的想法有所改变,终于再度在媒体上出现,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包括这次Instagram的直播。[……]

继续阅读

——《电影手册》希望采访您,因为您是“哲学家”,我们很想刊登一篇这方面的文章,特别是您喜欢并赞赏戈达尔的工作。您对他最近的电视节目有何看法?
——同许多人一样,我很受感动,这是一种持久的感动。我可以说一说我是如何想象戈达尔的。他是一个全身心投入工作的人,因此他就必定处于绝对的寂寞之中。这不是一种普通的寂寞,而是一种非常充实的寂寞。这种寂寞不是充满梦想、幻想或计划,而是充满行动、事件乃至人物。[……]

继续阅读

过去八月份,我们开设了电影私塾“公路电影”主题研讨班​。
通过一个月的观影、阅读、深入讨论,参与者再结合自身职业或生活经验做出自己的小报告,每个人都收获颇丰。
2022年9月4日(周日)14:30, “公路电影”主题研讨班小结报告会,欢迎大家来听研讨班成员的分享!同时也欢迎大家对于该主题畅所欲言。[……]

继续阅读

在2002年的《错误的行动》音频评论中,维姆·文德斯对歌德1795年的小说《威廉-迈斯特的学徒》做了两个启发性的陈述,该小说是其电影的名义来源。首先是写剧本的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没有使用小说中的一个字的对话,也很少使用小说中的行为。[……]

继续阅读

歌德在他晚年写的《纪年》(Annalen)里,叙述到一七八六年时,关于《维廉·麦斯特》写了几句简明扼要的话:“《维廉·麦斯特》的开端起源于一个对于这伟大真理的朦胧的预感:人往往要尝试一些他的秉性不能胜任的事,企图做出一些不是他的才能所能办到的事,一个内在的感觉警告他中止,但是他不能恍然领悟,并且在错误的路上被驱使到错误的目标,他并不知道这是 怎么发生的。凡是人们称作错误的倾向、称作好玩态[……]

继续阅读

维姆·文德斯是新德国电影大师,在对谈中,他提及了自己当初开始接触电影,走上电影导演之路的经历。文德斯在法国电影资料馆形成电影观,并在不断摸索中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作者属性。另一方面,文德斯的创作深受绘画影响,德国浪漫主义则是其更内在的艺术源泉。他擅长并喜爱拍公路片,即兴创作是他拍摄影片的一大特点。文德斯的爱好包含了好莱坞电影与实验电影的两极,其创作是一种对时间本质的探索。

[关键词] 新德国电[……]

继续阅读

据文德斯说,《爱丽丝漫游城市》(Alice in the Cities, 1974)是他的第四部长片,在他决定是否继续当电影制片人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认为他的前两部电影过于依赖约翰·卡萨维茨(John Cassavetes)和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而他的第三部电影是对《红字》(The Scarlet Letter: A Romance)的改编[1],这是不明智的。《爱丽丝漫游城市》是一次有自觉尝试,文德斯要拍出只有他能拍出的东西。[……]

继续阅读

我早已完全不看电影,所以我并不知道阿巴斯。去年他逝世,看到朋友圈转发的纪念文章,我也没看,打开都没有。直到他逝世之后不久,有朋友想找阿巴斯一句译成中文的话的英文原文,怎么也找不到,于是求救于我。我很快就把那句话的原文找到了。在查找过程中,我读到阿巴斯几首俳句。印象颇深。如此而已。

再稍后,雅众文化的方雨辰女士来约译阿巴斯诗歌。我请她寄一份原英译的打印稿给我看看,评估一下质量。我收到打印稿后,[……]

继续阅读

阿黛爾·雨果(1830~1915),法國著名作家維克多·雨果的女兒,生於1830年,是一個標緻的大美人,大作家巴爾扎克曾不只一次讚美過她的長相。她心思敏銳,不但彈得一手好鋼琴,還會作曲,在寫作上也有才華。父親雨果鼓勵她寫日記,她在二十二歲那年開始寫,後來保持了寫作的習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