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完《小武》后,约我出来见面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我自不敢怠慢,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人。江湖上讲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象我这种拎一只箱子来北京找活路的人,突然得到别人的注意,总是心生感激。阅人胜于阅景,况且那时穷有时间,即使只是扯淡闲聊也乐于奉陪[……]

继续阅读

在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開幕的前夕,本台採訪了法國中國電影研究專家Anne Kerlan女士。Anne Kerlan女士畢業於巴黎高等師範學院,是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研究員。目前任職於法國中國,日本以及西藏研究中心以及法國文字與畫面研究中心。她的研究主題是現代中國的文化史,2015年出版了研究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電影的書籍:《 從好萊塢到上海,蓮花影城傳奇》。2018年出版了法國第一本《林昭傳記》。我們請Anne Kerlan女士談談她為何對中國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中國電影特別感興趣?如何評論中國電影的幾十年來的發展?對賈樟柯以及王兵等中國導演有何看法?從同體來看,如何看待中國的政治體制對中國藝術家的影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