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在他晚年写的《纪年》(Annalen)里,叙述到一七八六年时,关于《维廉·麦斯特》写了几句简明扼要的话:“《维廉·麦斯特》的开端起源于一个对于这伟大真理的朦胧的预感:人往往要尝试一些他的秉性不能胜任的事,企图做出一些不是他的才能所能办到的事,一个内在的感觉警告他中止,但是他不能恍然领悟,并且在错误的路上被驱使到错误的目标,他并不知道这是 怎么发生的。凡是人们称作错误的倾向、称作好玩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