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讨论“现代”中国小说之前,我在这里或许应该提醒一下读者,即今天用通俗的文字或街头老百姓语言来写作作品之前,在中国传统上一直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一种文言或文学的庄雅语;另一种是白话,即口语。除了少数例外,中国过去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用文言写成的。这种文言对于一般百姓而言,实际上就像是外语般难懂。因此,在过去,中国伟大文学作品的第一手接触者仅限于士绅文人或学者,普通百姓永远无法掌握这种困难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