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恒的年轻人为在这个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而奋斗,并有机会使它比他发现时的更好一点。在搬到边缘地区后,他又把自己变成了局外人,像局外人一样生活、工作和挣扎。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为自己的崛起而奋斗,甚至是从他已攀登的电影史高峰之上。[……]

继续阅读

水泥地被晒成了棉花糖,村里跳绳的小孩如跳蹦床。天空也有荆棘,小巷里盘在天空的电线被晒冒了烟,巷子深处出口是公路,但却好似海市蜃楼,从未有人从那边出去过。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

继续阅读

在这个访谈视频中,Ray Bradbury谈了《华氏451度》的起因。Ray Bradbury没上过大学,他说都是在图书馆里自我教育的,因此任何关于图书馆和书的事情都很触动他。而当时,他正听到一些传言,并看到这些传言变为事实……[……]

继续阅读

 

 

 

 

明德影像是以电影音乐、人文社科为核心,小而精美的文化俱乐部,也是一个文化中继站,汇集八方河流。我们的成员有写作者、音乐人、画家、诗人等等,是知识分子,是大学老师,也有学生,或来自于社会各行业。

成为明德影像资料馆会员
认识俱乐部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
还可免费观看资料馆内部的临时影院
免费获得资料馆编辑整理的[……]

继续阅读

伍迪身材微胖,有一头极为丰满的卷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早熟和不拘小节的男孩。他总是敏锐地观察周围的世界,他所接触的人、音乐和风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俄克拉荷马州的早年,伍迪第一次经历了往后那一系列极其悲惨的遭遇。随着他的姐姐克拉拉意外死亡,家庭财政破产,他母亲入院,最终离世,伍迪家庭彻底崩塌了……[……]

继续阅读

虽然太平洋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主要战场,然而大家可能会惊讶亚洲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也发挥了作用。日本和中国都有对德国宣战,希望能从中分得一杯羹。虽然中国从未派兵参战,但它其实参与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产生了远超出战争的范围的影响,其影响对于中国的未来是不可磨灭的。[……]

继续阅读

把“落后”描述为一个迷人的道德故事是不对的。自从一个世纪前罗伯特·弗莱厄蒂制作“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以来,它就一直是错误的。某种程度上,《蜂蜜之地》就是21 世纪纳努克:用现代包装弗莱厄蒂的方法,甚至让不会说当地语言的电影人来拍摄他们。[……]

继续阅读

辞掉工作之后,我的大脑仿佛被重新唤醒了一样,好像失语者重新拾回语言。今天下午趁着四点多的阳光,有两只飞虫猛撞在玻璃窗上,它们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分了心,似看非看地转向它们。趁着下午四点多的阳光,我即将把记忆斥诸于纸上时,一种令人怀念的怅然又随着那两只飞虫撞进我心里。

伊恩·布鲁玛是纽约书评的主编,年轻时他在日本学习电影,但他说自己”从未特别认真地在日大学习过电影。教授们大多亲切友好,一辈子没拍[……]

继续阅读

1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5月20日这一天竟然也变成了某种节日,人们开始庆祝“我爱你”,因为我们的爱越来越少了。孩子们都远走他乡,留父母在家中养老,一年中我们对父母说过几次“我爱你”?大概用一只手就能数清。热恋中的情侣倒是经常“爱我爱你”地甜言蜜语着,但还是不够,是啊,总感觉差了点什么。现代人不太懂爱,我们能说出每一个礼物的价格,能总结出36种、48种谈恋爱的法则,追求异性的方式,我们甚至能够[……]

继续阅读

Coming back from a long time, as if coming back from the dead. 这段话的出处是Jim Morrison的传记《此地无人生还》。我惦记了很久,去年第一眼看过后就再也忘不了,直到现在才第一次用上。是我在用,而非《此地无人生还》的作者在用,也非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在用,这句话已归我所有,为我所用。

Come back from a lo[……]

继续阅读

1

他们在店里包饺子。

“在北京,连一份服务员的工作都找不到,挺难的。”副厨说道。

“在广州还好,至少有工作。”另一个帮厨说。

“没什么本事,就只能在这里包饺子,做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天天戴这个帽子和口罩,我要热死了。”

“在广州你要么当白领,要么就包饺子当服务员,没本事就只能做这个,做不了白领。”副厨继续说道,眼睛像是在看着饺子皮,像是。

“我包完饺子就没什么事了,但我还要等着打[……]

继续阅读

已经回不去了。

从旧天堂书店买回一本《决斗写真集》,第一句这样写道:“已经回不去了。”

从地铁D出口上地铁,后面跟上两个女人,到达顶层后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坐扶梯,而应走底层商场。到达地面后,迅速走向下扶梯,在扶梯上看到了刚才那两个女人的模样。此时晚上十一点。

再次回到地下,发现商场铁门紧紧锁住。已经回不去了。我又再次坐上通向地面的扶梯,在扶梯上思索自己当下陷入的循环之中。

天黑黑,天黑黑,地铁[……]

继续阅读

今天八点整,我从地铁扶梯走上地面,一个母亲坐在路边抱着她发烧的孩子,用手捂住孩子的后脑勺,让他在自己胸口尽情哭泣。旁边坐着的是,惊恐的父亲。

一个白发老头坐在地铁口卖花,一朵朵小花,在夜晚变成同一种颜色。我认识另一个白发老头,年纪相仿,只不过他专门向年轻人兜售革命。“哎呀,我已经老啦,未来是你们的。”

还是那本书让我想起,在成为导演之前,他们首先都是优秀的摄影师和作家。有的记录空间,有的记录[……]

继续阅读

我收到了你的来信。

你和丈夫,还有你们的两个孩子,正身处新疆戈壁中。你说你看到人们苍白的脸上再也没有笑容,你尝试去捕捉他们沉默中的密语却无能为力。你说你感到骨头正被灼烧,因为再也无法像这样从人们的不幸面前走过。

你说你们被盯上了,先是经历了几小时的仔细盘查,接着有人坐在车上彻夜守着你们,24小时,48小时……他们和你们同吃同睡,却从不靠近你们。

有一天你终于忍受不了了,带着你的孩子,到他们车[……]

继续阅读

一头脏兮兮的银发,她总是坐在那里,每天只卖两种蔬菜。

她像个魔术师,有时卖三两个彩椒,有时卖几捆青菜,每天都有不同花样,我怀疑她有个百宝箱。

她为这几颗蔬菜坐上一天,因为总是无人问津。她太矮小,比路人的手机屏幕还小。

现在凌晨一点,街上一个人没有,她坐在那里,脑袋摇摇欲坠。今天她卖的是几条青瓜和一个木瓜。

我问她:“你怎么还坐在这里?现在这个点没人买瓜啦。”

她抓一抓身上的痒,又打了一巴掌地[……]

继续阅读

早晨醒来,在箱子里找到一封曾经友人寄给我的信,信结尾处落款时间:2016年10月。

他说,他最近总是梦到自己的耻辱。他总是梦见自己在篮球场上,和曾经的对手和队友一起打球。可是他总是拿不稳球,一下球就丢。他也总是无法防守,当对手突破时,他单薄的身子板顶不住任何冲击,他在对抗中被狠狠顶开,即便打手犯规也阻止不了进球。当他丢球时,他的队友就用埋冤和叹息的眼神望向他。他对球场上的一切都无能为力。他恨[……]

继续阅读

她穿过长长的隧道向我走来,途中尽是腐臭味,脚边是被打碎的酒瓶。她向我走来,是为了警告我。她说,你要小心,天色越来越黑,越来越暗。你看见那边细长的云了吗,渐渐的,你不会再看见它们,鸟儿也越飞越低。你知道的,一切都将遁入黑暗。我从未来而来,我穿过这幽长的隧道,就为了告诉你这些,因为你现在看不见黑暗,只看得到光。你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光,太阳的光,电灯的光,萤火虫的光,你们以为的光。记住,光芒永远是转[……]

继续阅读

那天我走在家乡的一条小路上,踢了一脚路上的石子,路边有着薰衣草颜色的野花。金黄色的阳光洒在这条小路上,照亮我和她的脸庞。

她问我:“你说人这一辈子,会有多少兴奋的时光,有多少快乐的时光,无忧无虑的时光?”

我说:“越来越少,我想是越来越少。”

她说:“我也这么觉得。”然后若有所思。

我们都很享受这条家乡的小路,享受那金黄色的夕阳,这大概就是一生中少有的时光。

她说她记恨她的母亲,未经过她的允[……]

继续阅读

他在雨中跳起他最爱的踢踏舞,踢踢踏踏踢踏踏,汽车嗖嗖地踩过公路的水洼,往绿化带溅起一轮又一轮脏水。天黑了,星星被点缀在穹顶那块紫黑色的幕布上,像是针眼透着亮光。趁着夜色,他在雨中跳起他最爱的踢踏舞,踢踢踏踏踢踏踏。粿条店老板为他鼓掌,他哈哈哈,笑道:你看,人民的生活多幸福,我们的生活多甜蜜,这座城市的所有狗都能分到一块骨头,所有猫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只虾,热烈鼓掌,让我们热烈鼓掌,我们必须为此喝[……]

继续阅读

我患上了一种失眠症,这种症状让人能够跨越时区生活,当我们说一个人生病了,通常是这个人身体内的时钟发生了故障。这个世界不需要科学意义上的医生,我们需要钟表匠。或者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跨越时间的能力比飞跃地理的能力更加荣耀。

我在梦呓中听到一种音乐,它低沉,节奏缓慢,像只喘粗气的狮子正在跳舞。

冬天的第二个早晨,我乘上渡轮,去见一个老朋友。他住在江对面的一栋小灰楼,你很难见到他,但会梦到他。只[……]

继续阅读

英文原址:http://www.chrismarkermovie.com/chris-marker-on-chris-marker.html

翻译:沙皮狗
译者按:这封传真年份不详,但应该是21世纪之后的传真(在1995年的作品《第五等级》之后)。克里斯·马克可谓是最神秘的电影人之一,少有关于他的照片和采访,他很少谈论自己,总是把自己藏在动物或者影片背后。这一次,在一份失而复得的传真中,马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