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没有那么有寓言性

    0
    3

    库斯图里卡还是过于拘泥于通过简单的符号来做某些并不复杂的隐喻,受制于民族主义思维也没有更有见地的表达,他的天赋还是更集中于马卡维耶夫以来南斯拉夫荒诞喜剧的形式的更进一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