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第一次世界大战 WWI

“危”“机”与“苦”“力”: 一战华工的故事

2014—2018年是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一战”)一百周年的日子。在西方,这场战争曾被称为“文明之战”。今天世界上仍有不少人,包括中国人自己,觉得那场战争与中国无关。然而事实是

徐国琦:第一次世界大战与亚洲“共有的历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亚洲产生了巨大影响,亚洲对一战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一战的发生及由此所导致的一系列国际秩序的变化,成为亚洲历史进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春之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现代和开端》前言

领略了孚日宁静的乡村、连绵的群山和牧场,还有仪仗队般挺拔的橡树之后,你从梅斯沿3号国道到凡尔登郊外,在离城几公里远的地方,一幕大煞风景的阴郁景象突然映人眼帘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一战对当今世界几乎有着直接的影响

战争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威胁。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现在,有了世界上部署的核武器,一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死亡数量将只是一个开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一节:爱国者和解放者

1891年夏,经过了一年的气象灾害后,伏尔加地区的农民发现自己正面临饥荒。当他们查看田里被毁坏的庄稼时,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上帝赐给他们的试炼。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四章第二节:马克思来到俄国

1872年3月,一本厚厚的、用德语写成的政治经济学巨著送到了沙皇审查官的办公桌上。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四章第一节:要塞内部

彼得保罗要塞矗立在涅瓦河河口,冬宫的正对面。它是彼得大帝于1703年建造的,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三章第二节:虔诚的弑父者

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富农和贫农之间的差异一直被广泛讨论,当时整个农村贫困问题及其原因首次引起了俄罗斯公众的震惊。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三章第一节:两个俄罗斯

1888年3月的一个清晨,米哈伊尔·罗马斯离开喀山,沿着伏尔加河航行了30英里,一直到克拉斯诺维多沃村。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五节:人民的监狱(3)

这些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不一定意味着俄罗斯帝国的灭亡。在最后一位沙皇统治之前,即使其中最狂飙突进的运动也没有发展成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政治运动。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五节:人民的监狱(2)

大多数沙皇帝国的民族运动肇始于19世纪中叶文学上的文化民族主义思潮。厌倦了城市生活的浪漫主义作家、学生和艺术家们到乡间旅行,寻求新鲜和灵感。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四节:被亵渎的俄罗斯

上帝保佑东正教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大公,愿他统治莫斯科王国,还有整个神圣罗斯的土地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三节:封建军队的残余

值得注意的是,士兵宣誓效忠的是沙皇及其王朝,而不是国家,甚至不是民族。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二节:文明的新衣

1903年5月,谢尔盖·乌鲁索夫亲王被任命为比萨拉比亚总督,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购买一本该地区的旅游手册。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一节:官僚与睡袍

1883年的第一个早晨,《政府新闻》的读者打开报纸,得知波洛夫佐夫被任命为帝国秘书。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一章第三节:继承人

亚历山德拉皇后发觉庆典活动是一种压力。她艰难地拖着身子参加了所有的公共活动,但经常带着明显痛苦的迹象提前离开。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神圣车行》(Holy Motors)资料索引

与莱奥·卡拉克斯导演电影《神圣车行》有关的资料素材,持续更新中

告别彼得·希格斯,这部纪录片带你重温发现“上帝粒子”的时刻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在爱丁堡家中去世,享年94岁,他以希格斯粒子揭示了宇宙构成的秘密

明德x1200|究竟是什么入侵并改变了今天的电影?观影读书沙龙

本期活动分为《神圣车行》观影会与《电影的虚拟生命》读书会两个部分,将分别于4月12日、14日两天举行。我们讨论的不只是电影,而是从电影到生活的寓言。

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生态可持续的电影经典!

戈达尔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奥德赛”,向我们证明了重新观看和重新混合电影档案的无限可再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