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raine/Russia/USSR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一节:爱国者和解放者

1891年夏,经过了一年的气象灾害后,伏尔加地区的农民发现自己正面临饥荒。当他们查看田里被毁坏的庄稼时,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上帝赐给他们的试炼。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四章第二节:马克思来到俄国

1872年3月,一本厚厚的、用德语写成的政治经济学巨著送到了沙皇审查官的办公桌上。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四章第一节:要塞内部

彼得保罗要塞矗立在涅瓦河河口,冬宫的正对面。它是彼得大帝于1703年建造的,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三章第二节:虔诚的弑父者

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富农和贫农之间的差异一直被广泛讨论,当时整个农村贫困问题及其原因首次引起了俄罗斯公众的震惊。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三章第一节:两个俄罗斯

1888年3月的一个清晨,米哈伊尔·罗马斯离开喀山,沿着伏尔加河航行了30英里,一直到克拉斯诺维多沃村。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五节:人民的监狱(3)

这些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不一定意味着俄罗斯帝国的灭亡。在最后一位沙皇统治之前,即使其中最狂飙突进的运动也没有发展成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政治运动。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五节:人民的监狱(2)

大多数沙皇帝国的民族运动肇始于19世纪中叶文学上的文化民族主义思潮。厌倦了城市生活的浪漫主义作家、学生和艺术家们到乡间旅行,寻求新鲜和灵感。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四节:被亵渎的俄罗斯

上帝保佑东正教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大公,愿他统治莫斯科王国,还有整个神圣罗斯的土地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三节:封建军队的残余

值得注意的是,士兵宣誓效忠的是沙皇及其王朝,而不是国家,甚至不是民族。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二节:文明的新衣

1903年5月,谢尔盖·乌鲁索夫亲王被任命为比萨拉比亚总督,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购买一本该地区的旅游手册。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二章第一节:官僚与睡袍

1883年的第一个早晨,《政府新闻》的读者打开报纸,得知波洛夫佐夫被任命为帝国秘书。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一章第三节:继承人

亚历山德拉皇后发觉庆典活动是一种压力。她艰难地拖着身子参加了所有的公共活动,但经常带着明显痛苦的迹象提前离开。

《人民的悲剧》第一部第一章第二节:微雕刻家

离三百周年庆典还有四年,杰出的雕刻家特鲁别茨科伊公爵就完成了前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骑马雕像,该雕像矗立在圣彼得堡尼古拉耶夫斯基车站对面的兹纳缅斯卡亚广场上。

《人民的悲剧》1996年序

如今,我们把许多事情称为“革命”——政府改变体育政策,技术变革,甚至市场营销的新趋势——以至于读者可能很难一开始就领悟本书主题之宏伟。俄国革命,至少就其影响力而言,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事件之一。

《人民的悲剧:俄国革命史1891—1924》一百周年序

很难想象有什么事件(或一系列事件)比1917年的俄国革命更深刻地影响了过去一百年的历史。在苏联体制建立一代人的时间后,全球有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奉其为圭臬(或多或少)的政权下。

Rhea Clyman’s reports on a trip to Eastern Ukraine and the Kuban in the late summer of 1932

The caption to the photo reads: Miss Rhea Clyman, for four years special correspondent of The Evening Telegram in Russia, has returned to Toronto. Driven out of the land of the Soviet because she dared to write about Kem, that grim prison fortress near the Arctic circle, Miss Clyman faced death at the hands of the secret police.……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克里斯·马克记录/发明日本:异国 Le Dépays

《Le Dépays》是一本由克里斯·马克尔(Chris Marker)创作的关于日本的照片和文字作品。这本书如今已经很难找到。

声音工程师回忆《重聚 Reunion》——约翰·凯奇,马塞尔·杜尚,电子音乐和国际象棋

在这31年里,关于「聚会」的虚构多于事实出现在凯奇和杜尚的书中,甚至是享有盛誉的作家的笔下。

克里斯·马克:余下皆为沉默

电影可能是一种祭坛,观众可以在这个祭坛上挂满他们的想象,用他们自己的形象替换电影中的形象,然后带着这个想象的画面离开

克里斯·马克的装置艺术综述

我们在此提供关于克里斯·马克(Chris Marker)的“装置艺术”的第一份真正综述,希望它能为未来的研究人员开启了解这位艺术家作品中最少被研究的一面的大门。"

马歇尔·杜尚随机性声音作品:Erratum Musical与Reunion

在这个声音作品中,杜尚让概率成为创造者,做出最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