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姆·文德斯

对话文德斯,谈爱丽丝漫游城市与宝丽来摄影

BFI对谈文德斯,宝丽来与数码摄影和传统摄影的异同,爱丽丝漫游城市得到修复,文德斯甚是欣慰。

电影私塾 | 地球之盐

Salgado他是巴西人,当然呢他说的是葡萄牙语,但是大家要记住巴西事实上有它非常沉痛的一段历史,因为他们南美洲最早给欧洲西班牙葡萄牙,他们过去把他们事实上是宰得很惨的。

电影私塾 | 谈谈公路旅行

八月,我们开设了电影私塾“公路电影”主题研讨班​。通过一个月的观影、阅读、深入讨论,参与者再结合自身职业或生活经验做出自己的小报告,每个人都收获颇丰。

明德译介 | 滨口龙介等四名导演谈如何为公路电影注入新活力

"汽车在伊朗电影中不是一个主题装置或艺术选择,它只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一直喜欢《末路狂花》的结局。她们不回去了,她们让自己自由。”……

《歧路》:彻底的超脱,彻底的真实

在2002年的《错误的行动》音频评论中,维姆·文德斯对歌德1795年的小说《威廉-迈斯特的学徒》做了两个启发性的陈述,该小说是其电影的名义来源。首先是写剧本的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没有使用小说中的一个字的对话,也很少使用小说中的行为。

歌德文集第二卷:威廉·麦斯特的学习时代,译本序——冯至

歌德在他晚年写的《纪年》(Annalen)里,叙述到一七八六年时,关于《维廉·麦斯特》写了几句简明扼要的话:“《维廉·麦斯特》的开端起源于一个对于这伟大真理的朦胧的预感:人往往要尝试一些他的秉性不能胜任的事

The private Polaroids of a celebrated cinematographer

The Polaroid photos were taken during a rare break from work. On weekends, when he wasn't fully immersed in his day job, Robbie Mueller would pull out an SX-70, 600, Spectra, or whatever Polaroid camera he was using at the time and start capturing the everyday details he saw around him.

BFI 文德斯谈《爱丽丝漫游城市》(1974)

文德斯大师班,谈爱丽丝漫游城市及宝丽来摄影

电影是一种温暖的媒介——维姆·文德斯访谈

在2019年5月18日《公路之王》放映后举办的大师班活动中,文德斯向中国影迷敞开了他的电影世界,讲述他的工作与生活。大师班由沙丹先生主持,中央戏剧学院徐枫教授与文德斯进行了交流。  

爱丽丝漫游城市(1974)拍摄背景

据文德斯说,《爱丽丝漫游城市》(Alice in the Cities, 1974)是他的第四部长片,在他决定是否继续当电影制片人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认为他的前两部电影过于依赖约翰·卡萨维茨(John Cassavetes)和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而他的第三部电影是对《红字》(The Scarlet Letter: A Romance)的改编[1],这是不明智的。《爱丽丝漫游城市》是一次有自觉尝试,文德斯要拍出只有他能拍出的东西。

导演和作家面对访谈时的焦虑

本文译自维姆•文德斯与合作多年的好友奥地利德语作家彼得•汉德克3月4日晚在纽约MoMA影院的访谈(An Evening with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录音(由译者录制)。 3月2日至17日,MoMA举办了文德斯回顾影展。

明德译介 | ​“想象一下天使会怎么看我们” ​——维姆·文德斯谈《柏林苍穹下》修复

作为维姆-文德斯的长期粉丝和他的杰作《柏林苍穹下》的忠实粉丝,我从未想过这部电影有可能比它在1987年上映时看起来更好。​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ChatGPT不是一次技术飞跃,而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

语言类AI的魔力正在于:人们即使知道它只是一款软件,却仍会移情于它,严肃认真地与它聊天。这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因为语言……

《春之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现代和开端》前言

领略了孚日宁静的乡村、连绵的群山和牧场,还有仪仗队般挺拔的橡树之后,你从梅斯沿3号国道到凡尔登郊外,在离城几公里远的地方,一幕大煞风景的阴郁景象突然映人眼帘

电影私塾 | 生来自由,一个真实的故事

2023年2月4日周六15:30,我们来一起聊一聊《生来自由》背后的故事,以及这部电影所引发的思考,欢迎大家报名参与。

在德国档案馆中追寻「奥斯卡·托德曼」的历史足迹

在追寻托德曼的过程,我意识到还有许多德国传教士、商人、水手、军人、外交官及其家属在东亚留下了历史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