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马克

北京的星期天,克里斯·马克的中国记忆

三十年来,我一直梦见北京而不自知。

当电影碰上游戏,档案碰上历史,未来碰上记忆,我们碰上一只猫

6月,明德影像与落日间做了一个月的影像-游戏跨界联合研究,我们一起录了一期播客,成果出炉!我们聊了很多,从戈达尔到马克,从历史到档案狂热,从绘画到摄影到电影再到电子游戏,欢迎各位进入小宇宙收听。

一封来自1997年的信,克里斯·马克的游戏说明书

马克递给我们一支笔,一把尺子,一张绘图纸,还有一双鞋,他不教使用工具的方法,而教使用工具的意愿,并展现工具的可能性。他让我们重新绘制自己的记忆地图,并且要走出去,进到世界的记忆当中。

明德译介 | 克里斯·马克谈六十年代,《红在革命蔓延时》导言

这段文字是作为《没有猫的微笑》(红在革命蔓延时)的序言而写的。在翻译过程中,为了阅读顺畅,做了部分分段编辑。

明德译读 | 一份失而复得的传真,克里斯·马克谈《日月无光》背后

在一份失而复得的传真中,马克罕见地(本不打算)谈论了自己和《日月无光》制作的真实情况。

克里斯马克解放报访谈:《难得一见的马克》

几十年来,克里斯·马克始终奉行低调做人的原则,更愿意用作品来说话

《电影手册》前主编Jean-Michel Frodon谈克里斯·马克

7 月 30 日,法国著名影评人、《电影手册》前主编付东( Jean-Michel Frodon )率先公布了克里斯·马克去世的消息。马克生前,付东与他“保持着一种有距离但是绝不冷淡的交往”。接受本刊专访时,他评述了自己眼中的克里斯·马克究竟是一位怎样的艺术家。

明德译读|克里斯·马克访谈:重返东京,「日月无光」制作背后

这段采访取自于艺术导演Christopher Roth和记者Georg Diez的项目80*81,意在从1980年到1981年间的事件中追寻当下。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一战对当今世界几乎有着直接的影响

战争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威胁。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现在,有了世界上部署的核武器,一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死亡数量将只是一个开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