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artists

明德图书馆 | 关于阿巴斯,你可以读的十本书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除了是位导演外,他还深爱着诗歌:“我家里的小说,一本本都近于完好无损,因为我读了它们之后便把它们放在一边,但我书架上的诗集缝线都散了。我不断重读它们。”

我的欢乐时光

“开溜吧?”这大概是我在阅读这些文字前,脑海中萌生过次数最多的⼀个念头。

北京的星期天,克里斯·马克的中国记忆

三十年来,我一直梦见北京而不自知。

马丁·斯科塞斯:戈达尔或许是死了

在写给特吕弗的信件的前言中,戈达尔写道:“弗朗索瓦也许死了。我也许还活着。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现在,就像特吕弗一样,戈达尔也许死了。你也可以这样说罗伯特·约翰逊、赫尔曼·梅尔维尔、索福克勒斯或荷马。但是无可争议的,他们的作品绝对还活着,无论我们这些观者是否做好了准备,那些作品会给我们带来自由。

致命的张力——谈滨口龙介、村上春树、阿布-乌雷

滨口龙介改编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不是没有理由,即便滨口改编任何一部村上春树的作品,都不会让我意外。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四周回顾《偶然与想象》《驾驶我的车》

第四周,我们主要围绕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生活的价值展开讨论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三周回顾《夜以继日》

滨口龙介主题月第三周,我们讨论了《夜以继日》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二周回顾《欢乐时光》

滨口龙介主题月第二周回顾,我们讨论了何为欢乐时光,塑料友谊,东亚文化等等话题

王家卫的它与他

一般人对王家卫的反应很极端,一是盛赞,一是诋毁。记得《阿飞正传》推出时,毁誉参半;《重庆森林》上映后,文化评论界闹得满城风雨。无人会放过谈他电影的机会,但王家卫从来由人谈论,没有主动谈他的感受和意见。

How to remember 3.11?

The Tōhoku Documentary Trilogy (Tōhoku kiroku eiga sanbusaku), co- directed by Hamaguchi Ryūsuke and Sakai Kō, consists of four doc- umentary features, namely Sound of Waves (Nami no oto, 2011), Voices from the Waves Shinchimachi (Nami no koe Shinchimachi, 2013),

「寫實」的時態變化:《驾驶我的车》的內在演練與濱口竜介的亞洲舞台

我認為「召喚契訶夫」在片中的功能可能只是一項渠道,來藉此通往真正被隱藏的關鍵核心——史坦尼斯拉夫斯基——作為穿透「寫實」與「做人」的歷史性精神向度,也是濱口竜介作為當代導演的兩大核心創作命題。不論是史氏的「內在驅力」抑或是濱口竜介的「內在演練」,他們倆都在想盡辦法去打造「創造性的寫實與真實」,以回應無數個將臨的來生。

「讓美好與殘酷共存」──專訪濱口竜介,談創作與現實的相遇

二〇二二年二月發行的《釀電影》vol.7,以「在表演的路上」為題,撥開影視作品製作過程的迷霧,在表演者、表演者背後的手與觀/讀者之間,以文字架起溝通理解的橋,揭露演出背後的故事,讓作品本身之外的細節,也能成為觀眾與創作者間獨特的連結。

酒井耕和滨口龙介的纪录片三部曲:叙事的力量和倾听的政治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地区大部遭受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和海啸,全世界通过大量流传的照片目睹了这场灾难的惨象。很多人即使没有直接遭遇海啸,看到各种照片也会感到身临其境。

聆听生活的人

今年台北電影節焦點影人濱口竜介(Hamaguchi Ryusuke)的作品首次在台灣完整放映。他去年的《Happy Hour》以前所未見的形式描繪日本社會女性的生活點滴,橫掃日本海內外影展,讓人好奇這位獨立導演如何長成現在的樣貌?濱口竜介的電影語言極為新穎特殊,以素人演員、大片瑣碎對話,勾勒日常的面貌與生命的難題。

对话文德斯,谈爱丽丝漫游城市与宝丽来摄影

BFI对谈文德斯,宝丽来与数码摄影和传统摄影的异同,爱丽丝漫游城市得到修复,文德斯甚是欣慰。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明德电影私塾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主题:滨口龙介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电影逐渐走向衰落。从戈达尔出发,我们思考今天的电影何去何从?

什么是《电影(诸)史》?

从材料上而言,这是一项爱的劳作,它涉及到对数以千计的电影、电视和广播片段的精心编排;绘画、照片、卡通和文本的细节;歌曲和音乐的摘录;以及一些朗诵和舞台剧的情节。戈达尔制作了一个惊艳奢华的视听织锦。

明德译介|戈达尔《电影诸史》早期文件

与《电影诸史》有关的最重要的早期文件,是戈达尔在1970年代中期制作的一份20页的英文拼贴画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一战对当今世界几乎有着直接的影响

战争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威胁。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现在,有了世界上部署的核武器,一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死亡数量将只是一个开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