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

新书评论:好莱坞在中国——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背后

中国电影文化既可以有好莱坞,也可以没有好莱坞。

贾樟柯:有酒方能意识流

拍完《小武》后,约我出来见面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我自不敢怠慢,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人。

Anne Kerlan:中國電影曾經出現多個黃金時代

在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開幕的前夕,本台採訪了法國中國電影研究專家Anne Kerlan女士。Anne Kerlan女士畢業於巴黎高等師範學院,是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研究員。目前任職於法國中國,日本以及西藏研究中心以及法國文字與畫面研究中心。她的研究主題是現代中國的文化史,2015年出版了研究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電影的書籍:《 從好萊塢到上海,蓮花影城傳奇》。2018年出版了法國第一本《林昭傳記》。我們請Anne Kerlan女士談談她為何對中國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中國電影特別感興趣?如何評論中國電影的幾十年來的發展?對賈樟柯以及王兵等中國導演有何看法?從同體來看,如何看待中國的政治體制對中國藝術家的影響?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一战对当今世界几乎有着直接的影响

战争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威胁。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现在,有了世界上部署的核武器,一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死亡数量将只是一个开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