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2022年沙皮狗书单

明年更多会督促自己回到常识,学习常识。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电影逐渐走向衰落。从戈达尔出发,我们思考今天的电影何去何从?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

我永远怀念你

如果一个人,如果一个人在睡梦中穿越了天国,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在他的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那个人。

东京绮梦

一切都好似一场绮梦,好像它不曾发生过,梦幻,不可思议。

人们开始庆祝“我爱你”,因为我们的爱越来越少了。

持有活动室钥匙的老同志,请把活动室内的厕所水龙头关好

Coming back from a long time, as if coming back from the dead.

借我们一个塑料袋吧

“我得报一下。“

旧天堂

你在哪呢?喂,你在哪啊?

我买了几卷黑白胶卷,准备用它们来认识你的另一面

我们既不懂艺术,也不懂生活,一直走在探寻真理的歧路上,一瘸一拐。你不是说,明天再考虑明天的事吗?可是,明天永远不会到来,到来的永远是今天啊。

来信之间

我会很快给你回信,等到风和日丽的一天。秋天来了,你们是自由的。

凌晨一点的卖瓜妇

她抓一抓身上的痒,又打了一巴掌地上的虫,用她独特的微弱气息说:“我不知道时间。”

耻辱

我下楼吃了顿饭,上楼睡了个午觉,今天天气正好,起床后我决定把他的耻辱烧成灰。今天,他还会做那样的噩梦吗?

警告我

回家时,我绕着回旋楼梯上楼。绕啊绕,我不看前面,只看脚尖,这条楼梯没有尽头。

石子和她的歌声

那条路上的石头一直没有清完,毕业后我便离开了家乡的城市。直到最近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她,因为又看到了夏天的夕阳。

所有的欢愉都已变为疯狂

我说,我要走了,因为所有的欢愉都已变为疯狂,祝你一路平安。

Farewell Mr Masami Shinoda

二十年后,我再也找不到Mr Masami Shinoda,只有互联网上留下了他的一丝踪迹:The group came to an end in December 1992 with the death of its leader, Masami Shinoda.

明德译读 | 一份失而复得的传真,克里斯·马克谈《日月无光》背后

在一份失而复得的传真中,马克罕见地(本不打算)谈论了自己和《日月无光》制作的真实情况。

《法兰西特派》:一种暧昧关系的消逝

一方面怀念逝去的纸媒黄金时代,另一方面导演安德森作为电影人,也在怀念他曾经喜爱的电影。 这双重乡愁构成了《法兰西特派》的主要内容。

明德译读|克里斯·马克访谈:重返东京,「日月无光」制作背后

这段采访取自于艺术导演Christopher Roth和记者Georg Diez的项目80*81,意在从1980年到1981年间的事件中追寻当下。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一战对当今世界几乎有着直接的影响

战争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威胁。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现在,有了世界上部署的核武器,一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死亡数量将只是一个开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3)

从长远来看,布尔什维克是1905年革命真正的胜利者。这并不是说他们比他们的主要对手更实力强大、更出类拔萃;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三节:分道扬镳(1)

1905年10月,“自由主义地方自治会人士”李沃夫亲王加入了立宪民主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非易事,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3)

随着俄罗斯帝国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沙皇政权以其一贯的无能和顽固来应对这场危机。

《人民的悲剧》第二部第五章第二节:“没有沙皇”(1)

牛莎!如果我没能回来,被杀了,牛莎,不要哭。你将会在工厂找到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