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漫游城市(1974)拍摄背景

制作

据文德斯说,《爱丽丝漫游城市》(Alice in the Cities, 1974)是他的第四部长片,在他决定是否继续当电影制片人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认为他的前两部电影过于依赖约翰·卡萨维茨(John Cassavetes)和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而他的第三部电影是对《红字》(The Scarlet Letter: A Romance)的改编[1],这是不明智的。《爱丽丝漫游城市》是一次有自觉尝试,文德斯要拍出只有他能拍出的东西。

电影里一个年轻女孩和一个作家被扔在一起的故事,是受到他长期合作的彼得·汉德克作为单亲家长经历的启发。[2] 汉德克1972年的小说《短信,长别》(short letter, long farewell, 1972也是以一个被疏远的德国人穿越美国为主题,《爱丽丝漫游城市》也使用了约翰·福特的《青年林肯》(Young Mr. Lincoln, 1939)片段,而汉德克的小说中也大量引用了该片段。这部电影可以被看作是对汉德克小说的回应[3]。

当文德斯在准备《爱丽丝梦游仙境》时,一位朋友带他去看了彼得·博格达诺维奇(Peter Bogdanovich)的新片《纸月》(Paper Moon, 1973)。令他惊恐的是,这部电影似乎与他正在拍摄的电影非常相似,这促使他打电话给他的制片办公室,告诉他要取消这个项目,因为他认为他们要拍摄的电影“已经拍好了”。不久之后,文德斯去找塞缪尔·富勒(Samuel Fröler),他们在德国有过一次邂逅,便邀请他前来拜访。文德斯向富勒提到,他刚刚取消了一个项目。富勒在发现文德斯已经拿到了电影融资后,说服文德斯取消项目是个错误。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文德斯意识到他仍然可以继续拍下去,但需要大量改编,以使《爱丽丝漫游城市》与《纸月亮》有所区别。于是他打电话给制片办公室,告诉他们这部电影又开始了。

文德斯和罗比·穆勒(Robby Müller)曾希望用当时刚刚问世的Arri BL拍摄35毫米胶片,但很难找到一台,这是新发行的摄影机的一个常见问题。再加上预算的限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改用16毫米。他们用1.66:1的宽屏格式拍摄,这是当时欧洲常见的格式,并在取景器上画出。据文德斯和穆勒说,那是他们喜欢的格式,但由于电视广播的要求,他们不得不提供4:3全画幅格式的影片,尽管他们从未按该格式特别制作。这在后来的日子里造成了一些问题,直到2014年的最终修复才将一切纠正过来[4]。

这部电影是按照时间顺序拍摄的,从北卡罗来纳州开始,一直到纽约,然后在阿姆斯特丹继续拍摄,最后在德国结束,整个1973年夏天。随着影片的进展,制作方对每个场景的即兴发挥越来越有信心。由于后勤方面的原因,有些部分,如某些酒店场景和几乎所有在车上拍摄的场景,都严格按照剧本进行,但在影片结束时,文德斯说他们几乎完全忽略了剧本。

当文德斯试图加入他在法兰克福拍摄的查克·贝里(Chuck Berry)的镜头时(估计是在1973年7月下旬),版权许可成为一个问题。这段录像很重要,因为它包括了Chuck Berry的经典歌曲《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的表演,在这首歌中,这位歌手试图与他的女儿重新联系。据文德斯说,这也是影片的另一个灵感来源,但Chuck Berry的团队要求支付他们无法负担的许可费。相反,文德斯找到了D.A. Pennebaker,他有Chuck Berry在“甜蜜多伦多”(Sweet Toronto)音乐会上唱这首歌的录像。这成了一个可行的变通办法,授权给Pennebaker的镜头(他们必须为影片脱色),比他们自己与Berry团队沟通时要便宜很多。

音乐

这部电影是由德国乐队Can配乐的。在接受采访时,Can乐队的Irmin Schmidt表示,该片是由Schmidt、Michael Karoli和Jaki Liebezeit录制的,他们在录制音乐之前没能看到这部电影。相反,他们通过与文德斯直接合作的方式完成音乐,而文德斯的时间非常紧迫。这一切都在一天内完成。


翻译:沙皮狗
原文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ice_in_the_Cities


  1. 紅字》(The Scarlet Letter: A Romance)是一部在1850年代出版,有歷史背景的小說,是納撒尼爾·霍桑代表作[1]。故事背景在 1642年到1649年期間,地點在美國麻薩諸塞州波士頓清教徒區。故事是關於一位女孩海斯特·白蘭(英語:Hester Prynne),她紅杏出牆,懷了一個女孩,並奮力地建立一個悔悟且有莊嚴的新生活。透過這本書,霍桑探索了三個主題:守法主義原罪內疚
  2. Post-screening Q&A at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Tuesday March 3, 2015
  3. ^ King of the Road by Chris Petit in the Guardian Saturday January 5, 2008
  4. ^ Brady, Martin; Leal, Joanne (2011).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 Collaboration, Adaptation, RecompositionAmsterdam: Editions Ropodi. pp. 169–170. ISBN978-90-420-3248-4.
沙皮狗
沙皮狗http://shengyu.ffmm.com
明德影像主理人,综合媒介创作者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索伦蒂诺:马拉多纳救了我一命

保罗·索伦蒂诺的《上帝之手》诞生于悲剧,讲述了这位备受赞誉的导演自己破碎的青年时代的故事,新人菲利波·斯科蒂扮演了这位未来的导演。两人再次会面,谈论电影、家庭和马拉多纳的天才。

明德影像·地扪书院2023-2024年度教育基金计划

明德影像是由李伟杰先生发起的公共教育计划,于2021年12月开始运营,涵盖电影艺术、历史、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通过翻译、引介、编辑、授课、文化活动等形式,分享历史上优秀的文化成果,以促进公共教育的目的,形成社会面学校教育的补足。

2022年沙皮狗书单

明年更多会督促自己回到常识,学习常识。

明德会员2022年度观影阅读推荐

我们约了几位明德会员,写一写他们的年度阅读与观影心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让我们来看看大家今年都有各自怎样的精神世界吧!

相关文章

更多

对话文德斯,谈爱丽丝漫游城市与宝丽来摄影

BFI对谈文德斯,宝丽来与数码摄影和传统摄影的异同,爱丽丝漫游城市得到修复,文德斯甚是欣慰。

电影私塾 | 地球之盐

Salgado他是巴西人,当然呢他说的是葡萄牙语,但是大家要记住巴西事实上有它非常沉痛的一段历史,因为他们南美洲最早给欧洲西班牙葡萄牙,他们过去把他们事实上是宰得很惨的。

电影私塾 | 谈谈公路旅行

八月,我们开设了电影私塾“公路电影”主题研讨班​。通过一个月的观影、阅读、深入讨论,参与者再结合自身职业或生活经验做出自己的小报告,每个人都收获颇丰。

《歧路》:彻底的超脱,彻底的真实

在2002年的《错误的行动》音频评论中,维姆·文德斯对歌德1795年的小说《威廉-迈斯特的学徒》做了两个启发性的陈述,该小说是其电影的名义来源。首先是写剧本的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没有使用小说中的一个字的对话,也很少使用小说中的行为。

歌德文集第二卷:威廉·麦斯特的学习时代,译本序——冯至

歌德在他晚年写的《纪年》(Annalen)里,叙述到一七八六年时,关于《维廉·麦斯特》写了几句简明扼要的话:“《维廉·麦斯特》的开端起源于一个对于这伟大真理的朦胧的预感:人往往要尝试一些他的秉性不能胜任的事

The private Polaroids of a celebrated cinematographer

The Polaroid photos were taken during a rare break from work. On weekends, when he wasn't fully immersed in his day job, Robbie Mueller would pull out an SX-70, 600, Spectra, or whatever Polaroid camera he was using at the time and start capturing the everyday details he saw around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