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5月20日这一天竟然也变成了某种节日,人们开始庆祝“我爱你”,因为我们的爱越来越少了。孩子们都远走他乡,留父母在家中养老,一年中我们对父母说过几次“我爱你”?大概用一只手就能数清。热恋中的情侣倒是经常“爱我爱你”地甜言蜜语着,但还是不够,是啊,总感觉差了点什么。现代人不太懂爱,我们能说出每一个礼物的价格,能总结出36种、48种谈恋爱的法则,追求异性的方式,我们甚至能够计算出自己找到理想配偶的概率;我们性解放了,我们不再受旧道德束缚了,我们有更多选择了,可是爱消失了。

2

南希:“美国本质上是这样一个国家,在那里,多愁善感与性彼此共存着,却唯独牺牲了爱。”

3

太宰治一生自杀了6次,第2次是1930年,他与女友田部阿滋弥一起服用大量的Calmotin,然而由于自己习惯了这种药物,因此有了一定抗药性,太宰治自杀失败活了下来,但却害死了对方。

他在自己短篇小说《丑角之花》《叶》等作品中,以虚构的方式重述了这件事。小说中他将情人殉情由服药改为携手跳海,并称听到女子在垂死之际呼唤的竟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于是陡然改变了主意,自己一人逃生,留下女子独自死去。

在《人间失格》中,太宰治开篇便写道:“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现在我们所有的丧,都比不过太宰治这一句。《人间失格》里,太宰治花大篇幅在描写世人与自己:

“所谓世人,不就是个人吗?”

“世人对我根本不存在原谅或宽恕、葬送或不葬送之问题。我比猫狗还要低级。我是蟾蜍,只配在地上活动的蟾蜍。”

1948年5月,《人间失格》开始连载。也是在同一时期,太宰治开始屡屡咳血,身体极度疲劳,病状恶化。6月13日深夜,那天正是太宰治的39岁生日,他与情人山崎富荣身体相互捆绑,投入玉川上水而亡。据说在投水之前,二人还服用了氰化钾。太宰治在给妻子美知子的遗书中写道:

美知子,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而同他一起死去的情人山崎富荣遗书中写的是:

我一个人幸福地死去,对不起。

4

人第一次认识到爱,不是在爱上某人之时,而是在失去所爱之瞬间。爱在彼此之间的距离中闪烁。

5

抑郁症的实质就是丧失了爱的能力。

6

戈达尔:“战争电影讲的是年轻人对枪支的热爱,黑帮电影讲的是年轻人对偷窃的爱。是特吕弗、里韦特和我以及其他几个成员组成的新浪潮运动,使电影重新寻得了它失落已久的本质,即对电影本身的热爱。我们对电影的热爱,早于对女性的爱、对金钱的爱以及对战争的热爱。是电影使我发现了生活的真谛,而实际上我用了三十年,去经历自己在银幕上筹划的一切……但没有爱,就没有电影。如果说现在电影在电视上还有价值,那是因为电视本身没有爱。”

7

“我立刻把那幅画藏进了抽屉深处。”

沙皮狗
沙皮狗http://shengyu.ffmm.com
明德影像主理人,综合媒介创作者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索伦蒂诺:马拉多纳救了我一命

保罗·索伦蒂诺的《上帝之手》诞生于悲剧,讲述了这位备受赞誉的导演自己破碎的青年时代的故事,新人菲利波·斯科蒂扮演了这位未来的导演。两人再次会面,谈论电影、家庭和马拉多纳的天才。

明德影像·地扪书院2023-2024年度教育基金计划

明德影像是由李伟杰先生发起的公共教育计划,于2021年12月开始运营,涵盖电影艺术、历史、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通过翻译、引介、编辑、授课、文化活动等形式,分享历史上优秀的文化成果,以促进公共教育的目的,形成社会面学校教育的补足。

2022年沙皮狗书单

明年更多会督促自己回到常识,学习常识。

明德会员2022年度观影阅读推荐

我们约了几位明德会员,写一写他们的年度阅读与观影心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让我们来看看大家今年都有各自怎样的精神世界吧!

相关文章

更多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

我永远怀念你

如果一个人,如果一个人在睡梦中穿越了天国,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在他的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那个人。

东京绮梦

一切都好似一场绮梦,好像它不曾发生过,梦幻,不可思议。

持有活动室钥匙的老同志,请把活动室内的厕所水龙头关好

Coming back from a long time, as if coming back from the dead.

借我们一个塑料袋吧

“我得报一下。“

旧天堂

你在哪呢?喂,你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