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在异国》导演洪尚秀:走上导演之路是一次次意外

“《北村方向》去年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今年,洪尚秀又把新片《在外国》带来第65届戛纳电影节参赛了,他的下一部作品已经杀青,7月就能完成制作。低成本、高产量,洪尚秀的工作效率像一个谜,在接受专访时,他呵呵一笑,“我不是那种脑子同时能有好几个拍摄想法的人”。因为伊莎贝尔·于佩尔的加入,他的电影有了大量的英文对白,但对他来说,除了早上得多写一个小时的剧本,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随意:“我大概头四部电影是有非常完整的剧本,从那以后的每部电影都只有大概20来页的概述,而且越来越少。”连走上导演之路也是一次次意外:“我一直没有特别清晰的目标,但它们就这样发生了:恋爱、结婚、生子、拍电影、形成自己的风格……我从来没有做过选择或设计,我只是下意识地对人生做出反应。”

《在外国》的主角毫无意外又是一群电影人,三段式的故事也是通过一个女编剧之手串联起来。洪尚秀专注地拍他那个圈子里的半真半假的故事,因为“我一直努力挖掘我了解的东西,对我来说,人物的状态比他的职业背景更重要,虽然我的电影经常拿电影人做主角,但他们之间各有各的不同。”

“洪尚秀”式工作法:完整的剧本是不存在的

影片里很重要的喜剧性和戏剧性来自于伊莎贝尔·于佩尔和韩国人无法顺畅交流,你的影片里总有不同的沟通不能的问题,这次是语言,这种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洪尚秀:我觉得即使她的语言有障碍,但他们还在以某种方式交流,那是另外一种交流的方法。尽管这不是我的目的,但我在写这个剧本前,脑子里想到关于如何拍这部电影的第一个想法,便关注在如何穿透韩国人和外国人沟通的内容表象。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就是很想在这种关系上深挖下去直到有所发现。

你们是怎么达成合作的?

洪尚秀:我们是在巴黎的一个电影业聚会上碰到的,别人介绍我们认识,然后彼此互相表达了对对方的敬意,又聊了会儿天。过了一段时间,去年我打算在七月拍一个片子,拍摄地点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拍什么还没敲定,那时是五月,她正好在巴黎拍广告,我们约好吃午饭,我也告诉她我的计划,问她有没有兴趣合作,她答应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因为有国外演员的加入,工作方式会有不同吗?

洪尚秀:我觉得唯一的不同是这次我早上得花更多的时间在写剧本上,一般我写现场剧本只花四个小时,这次则要五个小时,从凌晨五点开始写到十点。

在开拍前并没有剧本吗?

洪尚秀:我有一些笔记,但没有大纲和故事梗概。我大概头四部电影是有非常完整的剧本,从那以后的每部电影都只有大概20来页的概述,而且越来越少,在这之前有一部片子甚至连梗概都没有,只有一点想法。(没有剧本怎么找投资?)我自己就是制片人,成本一般都很小,这部电影花了大概150万美元。

很难想象在韩国这个物价并不低的地方,你怎么用这么少的钱来工作?

洪尚秀:首先我们拍摄时间非常紧,大概只有不到两周的时间,我们甚至不需要怎么排练。两周在一年里面不算太长的时间,我的演员也不太在意我能给的薪酬不多,他们知道我拍的电影不是以营利为主要目的,算是在帮我吧。我的下一部新片在3月就开拍了,应该会在7月完成。

你有试过一大早醒过来发现自己一点灵感都没有的时候吗?

洪尚秀: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要在船上加拍一场戏,在前一天我喝多了,醉得爬都爬不动,可是我还要起来写当天的剧本,就是那天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能宿醉了,那感觉真可怕!不过到底我还是写出了点东西。

能说一下为什么把三段故事设计成一个重复的结构里?

洪尚秀:我喜欢在重复的结构里观察,在这种结构里重建出新的东西。我希望有观众能在重复出现的场景和状况里有新的体会。如果你跟得上我的步伐、观察得足够仔细,在每一次重复里都会看到不一样的细节,也许你没法解释,但每次的感受必定不同。

你的电影为什么频繁地使用推镜?

洪尚秀:我真的没法解释为什么。也许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应该用推镜,我希望不靠镜头切换来靠近我的人物,那推镜是必须的。另外,我希望镜头能有种韵律感,这也是一种比较容易的方法。(它现在变成了你的标签。)是的,不过我不是故意给自己烙上这种标签的。

永远的戏中戏:我对描写电影人以外的职业没兴趣

你的电影事业会比你的工作方式更有计划性吗?

洪尚秀:我想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都是意外出现的,我一直没有特别清晰的目标,但它们就这样发生了:恋爱、结婚、生子、拍电影、形成自己的风格……我从来没有做过选择或设计,我只是下意识地对人生做出反应。我差不多20岁的时候浑浑噩噩,甚至连升学考试都懒得准备,那时我认识了一个当时很有名的戏剧导演,他问我,尚秀,你现在都在干什么?我说,什么都不干,他马上鼓励我,说我一定可以做一个很棒的戏剧导演。他的话让我想了很久:“或许我真的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于是我大学报考了戏剧专业,但我对剧团的工作方式不是很感冒,就开始把眼光放到其他的学部。我发现电影系那些学生人人都提着一部摄像机,感觉蛮酷的,所以我又转学到电影系,那才是我电影生涯的开始。我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一次导演话剧的机会,不过我想应该排得挺烂的,那时我才22岁,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从来没想过在自己的片子里演一个导演?

洪尚秀:不会,不会!也许是我太害羞了,我想我肯定是个特别糟糕的演员。

影片里的女编剧是你自己的投射吗?

洪尚秀:不。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要把这个角色放进去,她某个程度相当于一个引导者,把三段故事松散地串联起来。我只是把她的镜头放在每个段落之间。也许是因为我在粗剪时发现大部分对白是英语的,我想在中间加入一些韩语的片段,就像和声的效果。那个女孩写剧本的镜头是最后才拍的。

所以你的角色和你本人有多大的联系?

洪尚秀:我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原型,再把这个原型分解成不同的形象。每一个角色都是源自我生活里认识或听来的原型,这样我才会和自己的人物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年轻的时候写过一个取材自真实事件的故事,因为和那个故事关系太密切了,我变得特别紧张、甚至根本没法写下去,那时我意识到我的写作必须混合各种来源的素材才。

电影人似乎是你这几年作品唯一有兴趣描述的对象?

洪尚秀:因为我一直努力挖掘我了解的东西,这是主要的原因之一。而且我也不太关心所谓不同职业背景的人。对我来说,人物的状态更重要,虽然我的电影经常拿电影人做主角,但他们之间各有各的不同。

外界提起韩国电影,会把你跟奉俊昊、朴赞郁等人相提并论,尽管你们风格截然不同。你怎么看这种归类?

洪尚秀:他们都是非常勤奋的导演,拍了很棒的作品。有些人的作品我也看过。但我拍电影的时候想的只是自己的作品。我没法说归类或以时代划分有什么意义,人们觉得通过分类会更容易理解某些东西,但贴标签永远不过是贴标签。 ”

by 3pinky / 2012.05.25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是以电影音乐、人文社科为核心,小而精美的文化俱乐部,也是一个文化中继站,汇集八方河流。我们的成员有写作者、音乐人、画家、诗人等等,是知识分子,是大学老师,也有学生,或来自于社会各行业。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索伦蒂诺:马拉多纳救了我一命

保罗·索伦蒂诺的《上帝之手》诞生于悲剧,讲述了这位备受赞誉的导演自己破碎的青年时代的故事,新人菲利波·斯科蒂扮演了这位未来的导演。两人再次会面,谈论电影、家庭和马拉多纳的天才。

明德影像·地扪书院2023-2024年度教育基金计划

明德影像是由李伟杰先生发起的公共教育计划,于2021年12月开始运营,涵盖电影艺术、历史、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通过翻译、引介、编辑、授课、文化活动等形式,分享历史上优秀的文化成果,以促进公共教育的目的,形成社会面学校教育的补足。

2022年沙皮狗书单

明年更多会督促自己回到常识,学习常识。

明德会员2022年度观影阅读推荐

我们约了几位明德会员,写一写他们的年度阅读与观影心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让我们来看看大家今年都有各自怎样的精神世界吧!

相关文章

更多

喝酒、撕逼、聊音乐,洪尚秀的旧爱与新欢

说起洪尚秀(Hong Sang-soo)电影的氛围,就不得不提到和他合作长达十多年的御用配乐师郑容真(Yong-jin Jeong)。在首尔短暂停留的期间,我们希望同时能见到这两位。

差异与重复:洪尚秀自评《这时对那时错》

我们发现所有洪氏作品都是同一个副本,同一个语法模式。《这时对那时错》中的一小时被复刻了一遍,像是电影在电影里翻拍了一遍。

【中字】Fernando GANZO与洪尚秀对谈:烧酒的滋味

我从中学第二年开始喝酒,大概十五、六岁,那时身边的同学大概百分之十都已经开始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