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专访】滨口龙介:为什么我要开着门谈性

恭喜你的新作刚刚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评审团大奖,你感觉如何?

谢谢你。我没想到能够拿到这个奖,很惊喜。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想到要创作这部电影的?可以谈谈你的灵感来源吗?

最初的想法其实要追溯到2018年,我之前的电影《夜以继日》在法国上映的时候。

我一直很喜欢法国导演埃里克·侯麦,正好也有机会能够和他的剪辑师Mary Stephen交流。这时候,我才真正了解到短片对侯麦导演来说有多重要,通过拍短片,他给自己营造了一种创作的节奏来制作长片。他有一部作品叫做《人约巴黎》(Rendez-vous in Paris),我想看看我是否也能表达这部电影所达到的复杂性。

此外,我一直对“巧合”这个主题很感兴趣。而且我知道这对侯麦来说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也想探索这个问题。

这部电影是在疫情期间拍摄的吗?疫情是否对这部电影对拍摄造成了一些影响?

我是在2019年开始这部电影的制作,在2019年底拍摄了第一和第二个故事。所以疫情并没有影响这两个故事。而第三个故事是在2020年拍摄的,是在日本第一次紧急状态解除之后。所以这个故事的拍摄可能是在疫情期间进行的。

你是如何安排这三个故事的顺序的?

我其实一开始是想做一个系列的七个故事。所以我有七个小故事的创作灵感。后来我决定先从这三个故事开始,并以此为基础,创作一部长片。

就结构而言,第一个故事起到引言的作用。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故事,关于三角关系,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

关于第二个故事,我想让它更出人意料一些,或者说更黑暗,甚至会有一些有关情色的情节。

第三个故事,我想让它更轻盈,更欢乐一点,但要比第一个故事更复杂,更有阴影的一面。

这种结构其实是取自侯麦的《人约巴黎》,受到了这部电影的启发。这些故事的顺序也是直接参考了《人约巴黎》。

我自己也非常享受创作三个故事的体验。我希望观众也能享受到我的这种体验。

你刚刚提到,你已经创作了七个故事。你会把另外四个故事也拍出来吗?

是的,我计划拍下去。我很可能会有其他同时进行的项目。但我认为通过拍摄这些短片,能够给自己营造一定的拍片节奏。我想好好利用这个时刻给自己的挑战,来孵化一些我仍然拥有的这些灵感。

所以,我的这部电影得了奖,现在会有一种不安,当我拍了剩下的故事之后,人们会说,他应该在拍完前三个故事之后就停下。我会有这样的不安,但我确实计划拍摄其他四个故事。

我很喜欢影片中的这些角色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普通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通常会有一堵墙,但你会尝试跨越人际边界,深入内心。你是如何达到这样的效果的呢?

你这么评价,我很高兴。我觉得演员的表演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在某些方面类似于戏剧表演。

我构思剧本的时候也会把精力集中于对白,思考什么样的对白可以去影响演员。我会考虑哪个部分是情感关系的高潮,什么样的对白可以真正深入演员的内心,触动演员内心深处的东西。能够感动一个演员是很难的,所以这也是我写对白时的一个动机。

我想问关于第二个故事,“门扉大开”。开门这个动作对那个濑川教授来说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故事中,我也看到两个在日本社会中被边缘化的人物,你是如何塑造这两个人物,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的互动又是如何相互影响的呢?

关于第二个故事,我认为这几乎是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之间的斗争。

在日本社会,有两个词经常被提起,“建前”(tatemae)和“本音”(honne)。“建前”表示场面、场面话,“本音”则表示内心真实的感情,更为私密。我觉得这种场面与私密生活的双重性是真实存在的。

在公共领域内,性是不经常被谈论的。但在私人领域,在相互理解的伙伴之间,人们可以很开放、很坦诚地谈论性的问题。在第二个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介于这两个领域之间的。

关于教授这个角色,我觉得他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他对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期待。谈到这些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的二元性,我觉得对于他来说,是表里如一的。而且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最终也得到相称的结果,获得作为小说家的声誉。

而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她的欲望没有完全被满足,就像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她也感觉到把他吸引到自己身边的可能性,觉得通过教授,也许这个欲望可以得到满足。这就是我前面讲到的这个斗争真正开始的地方。

这个斗争也是以门的打开和关闭为象征的。

她试图不断地把门关上,创造一个私人领域,一个封闭的房间,在这里可以很公开地谈论性的事情。另一方面,他一直在打开门,试图让门敞开,因为他试图维持一种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发生的事情,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这种情况下谈论一些关于性的话题,他有点更倾向于走向一个更理论化或分析化的领域。

我觉得在我们东亚价值观的角度来看,这种方式也创造了一种悬念。

最终,通过这场“斗争”,两人达到了某种相互理解,在这种开放的状态下也可以进行一些本质的真实的交流,影片正是描绘了这样的过程。

看到演员直视镜头的特写,对我来说有点意外,但也非常有力量。你为什么选择这个角度来刻画人物?

这其实是我一直想用的一个镜头位置,如果可以用到的话。因为你可以从这个镜头中得到很多信息,呈现出很多精神上的东西。

但其实在表演中很难实现,因为摄影机确实挡住了他们,他们必须面对摄影机。因此,只有在演员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瞬间(摄影机)才能放在这个位置上,而这是不能事先决定的。

要说注意力在哪里高度集中的话,就是在尝试反复拍摄的过程中摸索到最合适的位置。另外,还有我刚才说的“对白(台词)的力量”。这是一个运用对白把演员的注意力提炼出来的过程。这样的话,就会展示非常集中的状态。

但是要用这种方式拍摄,并且还能感觉到他们是在朝着别人交流,这确实需要演员有很多的想象力。

还想问一个关于第三个故事的问题,也是与角色有关,有两场戏中戏,是两个角色互相扮演各自的初恋,他们是怎么去塑造戏内外那种细微的差别的?你又是如何引导他们达到这种平衡的?

我觉得演员必须要自己达到这样的平衡。我不会过度解释,也不会指挥他们去做某件事情。这真的必须来自于演员自己理解这些角色的能力。

对我来说,选择有这种理解力的演员真的很重要,因为真正需要的是演员发自内心的冲动。我不想让他们想太多,我也不会给他们一些没有真正写进剧本的东西,一些额外的材料。我会让他们反复读剧本,直到他们开始理解角色,让角色生动起来。

“抛开书本”记者笑意、梦卿采访滨口龙介

采访:笑意、梦卿
翻译、编辑:笑意
校对:Flour

来源:抛开书本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是以电影音乐、人文社科为核心,小而精美的文化俱乐部,也是一个文化中继站,汇集八方河流。我们的成员有写作者、音乐人、画家、诗人等等,是知识分子,是大学老师,也有学生,或来自于社会各行业。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索伦蒂诺:马拉多纳救了我一命

保罗·索伦蒂诺的《上帝之手》诞生于悲剧,讲述了这位备受赞誉的导演自己破碎的青年时代的故事,新人菲利波·斯科蒂扮演了这位未来的导演。两人再次会面,谈论电影、家庭和马拉多纳的天才。

明德影像·地扪书院2023-2024年度教育基金计划

明德影像是由李伟杰先生发起的公共教育计划,于2021年12月开始运营,涵盖电影艺术、历史、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通过翻译、引介、编辑、授课、文化活动等形式,分享历史上优秀的文化成果,以促进公共教育的目的,形成社会面学校教育的补足。

2022年沙皮狗书单

明年更多会督促自己回到常识,学习常识。

明德会员2022年度观影阅读推荐

我们约了几位明德会员,写一写他们的年度阅读与观影心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让我们来看看大家今年都有各自怎样的精神世界吧!

相关文章

更多

我的欢乐时光

“开溜吧?”这大概是我在阅读这些文字前,脑海中萌生过次数最多的⼀个念头。

致命的张力——谈滨口龙介、村上春树、阿布-乌雷

滨口龙介改编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不是没有理由,即便滨口改编任何一部村上春树的作品,都不会让我意外。

村上春树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

女性驾驶的车以往坐过好几次。在家福看来,她们的驾车状态大致可分两类:

电影私塾|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总结

12月11日(周日)14:30-17:00,滨口龙介研讨班最后一期,将由本次研讨租的成员分别做分享。在一个月的系统性观影之后,结合自身领域知识与思索,做一次总结与延展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四周回顾《偶然与想象》《驾驶我的车》

第四周,我们主要围绕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生活的价值展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