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二玮瑞典日常 8.24-8.30

收录于

今天早上起来浑浑噩噩,很手机上瘾,我感觉和昨晚没睡好有关,也和月经有关。这几天差不多是该来月经的日子了,来哥德堡的飞机上就把备用卫生巾放在包包的最外层,以防万一。昨天听讲座的时候突然感觉下腹很不舒服,心想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来月经了。我很惊讶的是讲座那么无聊,讲学习,所有的人居然都正襟危坐,屁股都不挪一下,我也没挪屁股,我担心一动就泄洪了。我小时候就因为上课不好意思跟老师说要上厕所,结果在班上尿裤子了,这回我穿个浅裤子,观察了一下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没有外套可以给我遮屁股。我心想如果弄脏了凳子幸好我包里有湿纸巾,但这该死的百年大礼堂座位竟然是布面的。综合评测,赶紧去趟厕所,及时抢险。

大礼堂的草图和实际样子

今天和德国的里奥尼约着吃了个午饭。这个妹妹比我小一岁,学语言学的,她有个姐姐很喜欢小娃儿,26岁生了小孩,于是她有了个一岁半的侄女。她现在在大学里面有份助理的工作,至于就业,等毕业到时候再说。她说觉得开学了大家都在找朋友,很累人但又得去找,免得之后就都成圈子了,昨晚她跟着别的同学去了酒吧,加了大概15个人的联系方式吧,累死了。

我欣喜,果然也有不喜欢老去party的人嘛。然后她“蛮不情愿”去参加了迎新会,我在公园里看了会儿书。一个小时之后,等到我约定的时间该去迎新会的时候,在里面碰到一个人——里奥尼居然还在里面社交,我加入了他们一会儿,而且她居然还有社交精力,又去fika(瑞典人最经常的活动,类似于咖啡休息)了。假内向人,哼。

真内向人们出现了,在今天整个美术学院的交换生单独的小会上,7、8个人,大家乖乖坐着,先来的都很北欧,中间隔一个坐座位,也没人拿桌上的水果和面包。我赶紧去倒了杯咖啡提提神。韩国学生低声说“安静的艺术生”。我们学校叫HDK-Valand,其实比哥德堡大学历史更悠久,只是后来并进了哥德堡大学,类似于清华美院和清华的关系。而HDK和Valand其实也是两个学校,前者是设计学校,后者是纯艺,两个学校的楼虽然离得近,但是不在一起。这个纯艺的楼非常复杂,是一个“回”字形的,并且有些楼梯是半层的,有些是一层的。这种复杂的感觉非常熟悉,跟央美的一样。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个纯艺的交换生,其他有陶瓷的、珠宝的等等。

我们去参观了各种工作室和教室,别的专业的教室都很漂亮,纺织专业的还有一大堆织布机,窗户也是这栋楼19世纪建成的原始玻璃,这种老玻璃看上去有点凹凸不平。但是咱们纯艺教室里只有几个可以活动的墙板,桌子椅子柜子基础的东西,带领的老师说,纯艺的教室是学生自己安排布局,“有机”。真头疼。

陶瓷工作室的色卡

有一个交换的女孩儿,儿童设计专业的,一听说是法国人,诶好啊,我想练练我的歪个儿法语,结果这姑娘长太有个性了,光头,衣服也好看,所以到别个面前连问名字都快忘了,把人家吓一大跳。不过蛮好,这个克莱拉跟我正好一个宿舍楼的,我们一起回了宿舍。后来发现是个小网红,ins上有将近一万的粉丝,也是个妹妹,高中跳了一级,今年20岁,来交换大三。

下午我去图书馆认领了在网上预约的书。大部分的书可以直接借出,但有些比较老或者比较珍贵的书需要预约。所有学院的图书馆都向公众开放,所以有点搞不清楚这些图书馆偶尔出现的老头是学术大咖,还是在悠享退休生活。

图书馆预约的书

去海岛徒步,真是倾盆大雨。没人打伞,本地人连帽子都不带。小张和大岛和我在最后时刻登船,正好坐在了组织者旁边。组织者在用瑞典语叽里呱啦说话,过一会儿还跟我解释说她们没用英语因为在讨论活动安排。吃午饭的时候,她们看到我的蜂蜡布,说哇你还买了这个,我说哇这是我自己做的。

以后的午饭估计都是自己带三明治了。昨天去岛上也得自己带饭。大岛说他带了个简单三明治,我说我也带了个简单三明治。结果他做了三个,每一个都用保鲜膜分别装好,里面番茄肉片芝士整整齐齐,旁边还有整整齐齐的苹果。他凑过来看我的,一个大法棍中间剖开胡乱塞了肉片和芝士,他说嗯?就这些了吗?我还没给他看我那个烂朽朽的西柚——我头天晚上纯手工剥制的。

海岛和渡轮

海边是所有内陆人的梦想。一路上好多浆果,一路问本地人这个能不能吃,那个能不能吃。真正能吃的不多。我跟他们介绍四川美食,说我们爱吃兔头,得到新讯息,挪威人与我们臭味相投。

岛上的房子很漂亮。有些人住在岛上,每天坐渡轮去上班,岛里室内直达30分钟,内陆人实在不好想象,万一风暴了,岂不是家都回不了了。奥斯卡说他们本地人一般有两套房子,一套用来住,一套夏日度假。卢卡斯家在山里头,他夏天也会到处跑,他尝试教我如何用红醋栗制作瑞典小肉丸,有两种方法。仿佛我真的学得会似的。

反正回来之后还是累的不行,决定不写令人厌烦的论文了,不看逻辑严密的学术文章了。搬个凳子坐在灶台前面制作瑞典小肉丸,虽然我开了油烟机,但我仍然可以在肉香中睡去。

这玩意儿是国菜

闲逛日。我总觉得北欧这边漫漫冬夜应该很滋养购物欲,这边的小商品商店一家接一家,一个比一个好看。本地人对洗手液有一种执念,想找个身体乳不容易,以为是的,全是洗手液。

我自封今日为购物日,让自己愉快一点,因为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估计是对未知的恐惧,我这心理素质极差的,晚上坐在餐桌上搅了十几二十分钟烤面包的面糊,边搅一边用英语讲自己想做的作品。

为了开心起来,下午趁着阳光好去逛二手商店,各种厨房用具。二手商店到底是不是消费主义陷阱呢?昨天练腿,今天练手:我整了个大的全身镜回来,扛上电车,呼哧呼哧,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正式入学了。早上按照惯例开学典礼:领导讲话,学生会会长讲话,优秀毕业生讲话,然后专门给了十分钟跟周围的人社交。

校长讲话

下午就要开始专业的介绍了。除了我,其他大概有八九个同学,都是读两年的硕士课程。然后是五个老师向我们八九个人ppt汇报自己的研究方向,如果是创作者的话,也会介绍自己的艺术实践。

全天六七个小时的英语量让我很不适应。所幸大部分在场的人,从老师到学生母语都不是英语。我们的课程负责人杰森倒是一个英国人,他让我教他说了好几次我的名字,我说你也可以叫我Cassidy,他说那可不行。现在他说“鱼尾”时,就是在叫我。幸好我没叫他喊我二玮,更难。其他大部分人的名字我连发音都发不来,真难以想象,四个月之后我真的能把他们的名字记对吗?已经感到恐惧了。

不是所有老师都是艺术家背景,也有专门负责艺术批评的老师。在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听到好几人说自己现在的创作方式包含写作,也有些人说自己做表演。课程有一门课就是公共性,今天也讲了很多艺术的社会转向,我理解他们的意思就是在艺术理念传达到公众的方式上做创新。下学期他们还有一门课专门探讨艺术家在社会中的位置。当然老师也说,假设就是想搞个人的创作,画画画呀,整整雕塑啥的,也当然可以,课程的目的只是提升公共性的意识,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儿。

选修课有四门:手工实践,散文电影,艺术教育,展览调研。手工实践选的人最多。

之前提到过,别的工作室就收拾收拾桌面打扫打扫卫生就行了,我们工作室一大一小,加起来可能有180平米左右。我们的得自己弄,肯定得花一些时间,但没想到讨论方案差不多讨论了三四个小时。工作室安全手册一条一条地轮流读出来,从防火防爆米花机器到垃圾回收损坏公物,然后签字。去年有一个学生在学校展厅地板里搞了个洞,最后喊他赔了一大笔钱。老师提醒我们,时刻记住在这里学习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纳税人的钱,包括学校里的员工,30%-40%的工资都是政府出的。既然是纳税人的钱,所以某种意义上是公共财物,要注意保护。

但私人财物,比如我那坏掉的ipad,就只有自费了。旧iPad运行都没问题,前两天突然充不上电,拿到这边的苹果专卖店去修。过了三天,今天给我发邮件说得整机换,得花一万多克朗,里面的信息也可能掉完了。出门在外,能用钱解决的都算小事,ipad坏了最糟糕的一点就是里头有我很多的资料和工作信息。再三考虑,把旧ipad要回来了,打算拿回国修,感觉国内修理大神应该厉害些。

再说回布置教室,大家讨论出来的方案是一方面考虑集体诉求,需要在空间里布置一块舒服的公共空间,也方便以后上共同课。另一方面,每个人列举出自己的需求,是否需要自然光/墙面/表演地面等等,尽量满足,同时还得考虑有两个还没报到的同学,把他们的位置留出来。对于12个人来说的教室,在寒冷的冬季将近之时,我原本以为靠窗是刚需,但事实上,只有7个人认为临窗很重要,其他人觉得无所谓,也有人就是喜欢无光的环境。而教室里正好有七个窗户。

学校学生厨房

再讲讲这个“政治正确”的国家教育系统上的不同。学校有很多部门用于满足学生需求,每栋楼进门有个学生事务专员,全城有四个服务中心,还有专门的学术写作部门,针对没有用英语写论文的同学,每学期可以和专员预定三次会晤。如果碰到比较大的和老师的纠纷,比如霸凌,骚扰等等,会走一个很正式的流程启动调查。每堂课也有过往学生的反馈,包括学生收获大小,对课程设置的不满,都在上面陈列出来。并且学校在9个方面要求所有人保持平等和尊重的态度:年龄;身心能力;婚姻、家庭和抚育责任;怀孕或拥有子女;性别认同、取向和性别;社会经济地位;政治信仰;身份和种族;宗教信仰(包括无信仰)。据说2017年前还是3个方面。至于这些落实的如何得生活很久才能体会到。

木工工作室

对学生来说,除了考试课必须参加,理论上没有任何课必须参加,都可以翘。当然,老师也说从他们个人而言,还是希望至少给他们发个邮件(这边都是通过学校的平台app与老师联系,不会有私人联系方式),可以不说缺勤的理由,如果有必要,比如生病了,可以提一句。至于考试,我们专业只有“过”或者“不过”,并且“不过”也不是“不过”,只是“等会儿再过”,因为这边补考没有次数限制,只要课程还在,就跟考驾照一样,可以一直考下去,直到过了。

本周的前三天一直都在介绍学制和注意事项。参观了木工工作室,技师团队、金属工作室,模型工作室、喷漆工作室等等等等。晚上本来有一个和二年级的社交聚会,回来画漫画写公众号了,主要是太累了,想对自己好一些。明天就开始正式的课程了。

谢谢您的支持!

最新文章

《神圣车行》(Holy Motors)资料索引

与莱奥·卡拉克斯导演电影《神圣车行》有关的资料素材,持续更新中

告别彼得·希格斯,这部纪录片带你重温发现“上帝粒子”的时刻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在爱丁堡家中去世,享年94岁,他以希格斯粒子揭示了宇宙构成的秘密

明德x1200|究竟是什么入侵并改变了今天的电影?观影读书沙龙

本期活动分为《神圣车行》观影会与《电影的虚拟生命》读书会两个部分,将分别于4月12日、14日两天举行。我们讨论的不只是电影,而是从电影到生活的寓言。

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生态可持续的电影经典!

戈达尔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奥德赛”,向我们证明了重新观看和重新混合电影档案的无限可再生性。

相关文章

更多

二玮瑞典日常 8.17-8.23

AI摘要:这篇日记记录了作者在瑞典哥德堡的第一周的生活。作者在城市中心逛了漫画书店和市美术馆,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作者也发现了瑞典的女性主义和环保意识的普及,同时也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如Wi-Fi连接问题和停车罚款。

躺平的代价是什么?——献给五四青年节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也要工作啊?”——5月4日我在某群闲聊时,突然遭遇了这个问题(其实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是叹气)

猫儿啊,你会梦见AI吗

从郁源买的新豆子,带着威士忌的香味。去年六月在地扪纳凉时,wavy手冲了这款香豆,直到白纸举起口罩落地之后,直到某人全票通过当选之后,我才想起它

与法国大罢工的有关与无关

“让法国暂停,让经济下跪”

北京地缚灵

我自嘲地说,我现在哪也去不了,就是一个北京地缚灵。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