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热的黑线——阿伟画展

湿与热在那密麻的黑色笔墨中强烈地冲向我的眼眸。在英伟狂乱有序的墨痕下,南方市场的亲切感历历浮现在我身旁。那潮湿的到处充斥着泥土污迹的水漫延了所有的地面,这还不是雨天;那拥挤的到处穿着背心踩着拖鞋的热衷于烹饪的人群;那数不尽种类的瓜果蔬菜和海鲜;还有那刺眼发烫的白炽灯与四季不分的闷热交夹在一起。或许这感觉不好受,但艺术只在乎表达美感,而不只是美。英伟的市场充分说清楚了这不容易表达的美感。

作为一名混迹于广州市场的熟客,阿伟的身份是全面的,他既是店老板,又是顾客,还是游客,更重要的是批判者。在他那杂乱的痕迹下,不仅南方市场里的凌乱的电线是灵动的,连店家的招牌也是有生命的,仿佛在召唤我靓仔,进来看看,只要你想到的都会有。

在这黑压压的画面里,我犹如逛了一遍街市,虽然我啥也没有买到,我甚至满脚是泥,但我看到了初次来的广州时遇见的市场,遇见那个年少的“我”。谢谢阿伟。 

——王昌淦

你走向市集,也就是我们所称的墟或圩,或是野市,乡市——南方的一种精神象征,一个物与人的汇集地,去看看。潮湿,炽热,混乱,躁动,强烈,千丝万缕地在此交织成了某种南方性。墟好似座萨满祠通灵一样,在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之际,始终潜藏着一种危机和紧张,无所依靠,如孤魂野鬼,来去匆匆。黄英伟的画无意中将这一层危机向我们揭示了出来——所有民生都极其吊诡地由这危机所平衡,这便是墟的张力,只有保持一定程度的漠然才能在这躁动的南方生存下去,我们更关注汤料、铜器、干货、钱币,而非理念、意识、情感、上帝……于是我们在墟中不再辨认自身,而是将自己抛进人潮与物之中,物即自我,不分彼此。

人们如魅影般穿梭于市场,商店里展着的,地摊上摆着的,我们脸上挂着的,不见实体,只有物的影子。南方被这种物质性所包围,并非人们真的热爱物本身,这只是心灵得以生存的手段。当你凝视案台上的烧鸭,烧鸭也在凝视你——这些物的影子向你发出召唤:“我便是你的镜子,不是吗?”黄英伟的画表面上好像是现实主义的墟,店铺招牌,行走的人,乱如麻的电线……实际上却是心理主义的墟,他用紧张的线条和涂绘,取消了物的实体,也取消了墟的实体,留下一段魅影,即我们的心灵。通过这些画,我们得以拉开距离,关注我们的影子,通过废墟般的墟像,重新审视自己。

——沙皮狗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皇朝阁1005
开幕式:6月10日(周六)19:00,现场有暖场啤酒,欢迎前往
展览时间:2023年6月9日~7月9日
开放时间:周四六日14:00到20:00
艺术家:黄英伟
主办方:时光艺术
协办方:明德影像
现场可咨询购买画作

艺术家自述:无意义的电线

《照明》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外露电线是一种实用的布置,塑料胶管里藏着的是肉眼看不到的波动,因为电,我享受生活的便利~然后忍受或无视电线的杂乱无序,无序在生活中是一种实用主义,一种顺手拈来的妥协,电线是反符号的,它在场景中重复出现,无意义的勾连,跟一切诗情画意的幻相冲突,它是一种让人认识真实的装置,因为它能作用于我的生活,作用于我的身体,电,一种通灵之物。

《无意义电线》
尺寸:21×15.5cm
材料:纸本

当我凝视那些乱线,它们静止,但它们又一直在波动中,在外部的气流温度变动中,在自身的能量流动里,一直摇摆,而这种摇摆是一个不断延伸的事件,我与它们的联系,只是事件延伸的一小部分,我可以直接越过电线看天空,也可以越过变压器看砖墙,事实上,我和电线彼时彼刻就是一次缘起,一个偶合。

《小区》
尺寸:21×15.5cm
材料:纸本
  
《专业换屏》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但在更多的时刻,只能无视这样的偶合,沿着意义的横街窄巷,无视头上滋滋作响的,蛇蟠虬结的电线,在演变的城市场景中怀旧。砖石,墙壁,花窗,树木,再破败衰陋,仿佛都带着各种叙事,一都象在讲着关于人的故事,老百姓的,日常的,乡愁的,一种民粹的文化,一堆老朽的审美符号。

现在,一切都成了文化,超越自己的文化变得非常困难,因为到处都能看到它。人们甚至无法找到片刻的荒漠。荒漠是关于消逝和消亡的隐喻,它在文化的彼岸,而现在,它本身也被教化了,连发现它都变得非常困难。

鲍德里亚《解剖 90 年代》 ( 1996 )

看看那些南方的街道,每天的烈日将水泥地面炙得像滚烫的砂砾,摇摇欲坠的骑楼和筒子楼,老民居和高层住宅杂陈,总有围着脚手架的,有被拆得墙垣倾倒的,逼仄的城中村紧贴着CBD, 菜肉市场在暗巷中铺开,满地都是油污,泔水,塑料垃圾,和菜肉残渣,而动物内脏来自于渗血的厚重的黑砧板,来自于渗血的厚重的黑剁刀,鱼头被齐整的朝着天端着,一只只鸡鸭撑着僵直的爪子,内脏被掏空整齐并排着,它们的头颈和屁股在待被最后切割抛弃,猪头被劈开两半,眦目咧嘴,保存着死前的惊怖。这一切是荒漠吗?

《脚朝天》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谁是阿娇》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即使在其中有花纹,雕砌,各种花样翻新的符号,但这一切都是不合时宜不搭调的,或许可以辨认各种饮料的名牌,各种不知所以然的文字组合,和抢眼巨大字幅,但你无法辨认那些跟电线一样凌乱的挂衣杆上挂着的睡衣,被单,地垫,那上面千奇百怪的花样,它们的印花中西合糅,鲜花,山水,字母,不知道曾流行于哪个年代,这些符号似乎是繁复的冗余物,就像一场符号灾难性爆发后,留下的超级残余,绝不跟任何审美搭调,就在我生活中的每一道缝隙间,左摇右晃,发出格格不入的,砂砾堆出的反光 。难道这不是荒漠吗?

《2022年10月16日》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边缘》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那些无处不在的总是笔直的水泥柱那些无处不在的铁架,那些向四方八面呈发射状的电线,又或是发黑的生了锈的阳台笼子,笼子里有时候还会有笼子,杂乱里还有无穷无尽的杂乱,是理性和观察都无法到达的杂乱,无时无刻不在破坏着审美。但这一切是荒漠吗?一切?

《被招牌围起来的》
尺寸:21×15.5cm
材料:纸本
《水泥》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比如说塑料袋,红色粉色的四脚塑胶凳,又或者是不锈钢洗菜盆,塑料拖鞋,发泡胶,和塑料托盘,可制动踏板手推车,木托盘,它们互相重叠,不容易碎裂破碎,无论抛弃或者循环使用,它们都是有多变用途的生活物品,它们成了你的双手,你去布置,去包裹,去摆放,手指跟线互相萦绕,把它们若有其事的排列,堆成祭品的形状,在荒漠中行萨满仪式。

《时间》
尺寸:30x21cm
材料:纸本

问:也许,您正是在这意义上才对艺术产生了兴趣。您在某处说过,艺术如今只不过是施行了让自己消失的巫术。

答:是的……

鲍德里亚《晶体复仇》(1983 )

美的,丑的,都是幻相词语吧,这可不是种让物呈现的方法,让物呈现的方法应该是将它们悬挂成可怖者,重复的凝视,属于无望却严肃的请神方法,所以说到底我画的实际上是符箓,它们不是文字或图像,它们是符箓,是一种暗示的指令,它们既指向物,也指向人,它们跟我眼前无意义的一切都是浑然一体的,我不需要任何一根有意义的电线。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皇朝阁1005
开幕式:6月10日(周六)19:00,现场有暖场啤酒,欢迎前往
展览时间:2023年6月9日~7月9日
开放时间:周四六日14:00到20:00
艺术家:黄英伟
主办方:时光艺术
协办方:明德影像
现场可咨询购买画作

谢谢您的支持!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是一座人文档案馆,线下资料馆坐落于地扪书院,致力于数字档案保存与公共教育研究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二玮瑞典日常 8.24-8.30

今天早上起来浑浑噩噩,很手机上瘾,我感觉和昨晚没睡好有关

赫尔佐格谈《白钻石》:“二十世纪是否是个错误?”

请勿抱有幻想。尝试制服这个星球的同时,也请自担风险。

学研小组&观影会 | 穿越三万年的梦与激情——赫尔佐格纪录片三部曲

2023年10月18日-20日,明德影像将邀请大家一同观看赫尔佐格三部纪录片:《忘梦洞》《白钻石》《心火:写给火山夫妇的安魂曲》

二玮瑞典日常 8.17-8.23

AI摘要:这篇日记记录了作者在瑞典哥德堡的第一周的生活。作者在城市中心逛了漫画书店和市美术馆,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作者也发现了瑞典的女性主义和环保意识的普及,同时也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如Wi-Fi连接问题和停车罚款。

赫尔佐格:我始终觉得,电影学院不适合我

我始终觉得,电影学院不适合我。我既未接受过正规训练,也没替什么人当过副导演。我最初拍的那些电影,都发自我内心最深处对自己的承诺。

相关文章

更多

祀场——阿伟北京画展

阿伟画展,2023.9.9-10.9 10:00 - 20:00,北京房山区卓秀北街诺亚方舟悦公馆北区七号楼1506暂在集

有趣,偶然,跟所有人都不一样——阿伟的画

阿伟可以说是我最奇异的朋友之一。他从两年前开始认真画画,被我们称为“班长”或者“卷王”……

逃离地狱边境——阿伟的画

电影与子弹,苦难的寓言/真实战争,地狱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