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们一个塑料袋吧

1

他们在店里包饺子。

“在北京,连一份服务员的工作都找不到,挺难的。”副厨说道。

“在广州还好,至少有工作。”另一个帮厨说。

“没什么本事,就只能在这里包饺子,做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天天戴这个帽子和口罩,我要热死了。”

“在广州你要么当白领,要么就包饺子当服务员,没本事就只能做这个,做不了白领。”副厨继续说道,眼睛像是在看着饺子皮,像是。

“我包完饺子就没什么事了,但我还要等着打卡下班。”帮厨说道。

“来这一个多月两个月了,能挣多少钱?啥也没有。”

他们继续包着饺子,他们一个四十多岁,一个快三十岁。

“你是共产党员吗?”帮厨问道。

2

餐馆外的街道上有三个收垃圾的环卫工人在整理黑色的垃圾袋,其中两个对另一个上了年纪的环卫工人说:“借我们一个塑料袋吧,我们差一个。”

“那我得跟上面报一下。”老环卫工人有些无辜地望着遥远的地方说道,好像领导就站在那边等他报告,但那边只有排队买一点点的年轻人。

“就一个塑料袋,不用报,不用报的啦,一个塑料袋而已。”女环卫工人笑着说。

“我得报一下。”老环卫工人说。

“就一个塑料袋,不用报的啊。”女环卫工人又笑着说,伸手去拿塑料袋。

老环卫工人有些慌张,紧紧揪住自己手里的黑色垃圾塑料袋,显得不知所措。他继续望着街那边,好像盼望着某人的出现。

“我得报一下。“

3

“我爸不喜欢我,每天回家都会让我跪在钢板上,然后打我。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更喜欢我弟弟妹妹。我成绩不好,天生脚又残疾,走路只能歪歪扭扭,我爸就很不喜欢我。这几天在广州我住在他家,他每天晚上都问我:‘你怎么还不出去住?你还要住在我这里多久?’我恨死他了,所以这两天我都没有回家,住在书店里。”

她在书店楼下的饺子店做服务员,昨天被老板骂了一顿,说她做不好接待,让她从最底层做起,先学会收拾桌子。她说自己今年18岁,身份证上写着19岁,但老板告诉我她只有17岁。

“我14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从贵州来到广州,晚上睡在书店里。后来生了一场大病,回到贵州。我肚子里长了个瘤,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开始我妈以为是我吃撑了,周围的人以为我在外面跟人乱搞,后来到医院一查才发现那个瘤。”她的眼睛避开了一会儿我的视线。

“长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妈没有告诉我。上个月我又辍学来广州了,因为我成绩不好,没办法继续读书。但来了几天又回去,因为教育部来学校查,要求所有学生都在。我学籍还留在学校,所以为了配合教育部调查就又回去贵州。检查完之后我便来了饺子馆。”

昨天她听说我叫沙皮狗,噗嗤一笑。

免费订阅明德影像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影史最伟大电影《让娜·迪尔曼》

70年来,《视与听》投票第一次由女性导演的作品——而且是彻底的女性电影登顶。事情永远不会一成不变。

巴赫St Matthew Passion与American Tune

李先生特别介绍American Tune与它背后旋律的来源。这首歌放到今天的中国,应该会有很多人能产生共鸣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三周回顾《夜以继日》

滨口龙介主题月第三周,我们讨论了《夜以继日》

久保田博二,玛格南唯一日本摄影师

“我喜欢美的事物,在我看来,摄影应该是一种对美的传递,让照片拥有升华心灵的力量。”
沙皮狗
沙皮狗http://shengyu.ffmm.com
明德影像主理人,综合媒介创作者

相关文章

更多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

我永远怀念你

如果一个人,如果一个人在睡梦中穿越了天国,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在他的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那个人。

东京绮梦

一切都好似一场绮梦,好像它不曾发生过,梦幻,不可思议。

人们开始庆祝“我爱你”,因为我们的爱越来越少了。

持有活动室钥匙的老同志,请把活动室内的厕所水龙头关好

Coming back from a long time, as if coming back from the dead.

旧天堂

你在哪呢?喂,你在哪啊?